星期五 , 3 7 月 2020
首頁 / 點播 / 專訪 / 誰來做香港的「審計師」? 冼國林專訪手記

誰來做香港的「審計師」? 冼國林專訪手記

文/六甲山

冼國林是誰?筆者且拿一段維基百科的介紹:《葉問前傳》香港電影出品人、葉問之子葉準之徒弟、劉家良之徒弟,曾經學習太極、洪拳、詠春等。他是亞洲電視助理副總裁冼偉智的堂兄,藝人王祖藍的舅父。此外,他還讀過法律、做過審計,現在是商人,是知名YouTuber,未來還要出書。他的YouTube頻道「冼師傅講場」上單條影片閱讀量平均十幾二十萬,算上Facebook和其他媒體或個人的轉發,冼師傅說,一般一條影片的播放量大約在40-60萬左右,實際有多少真的不知道。

以YouTuber來說,這已是非常傲人的成績,冼師傅透露,自己完全不曾投放廣告,純靠自然增長,他還是最近知道YouTube是有盈利的,賺得幾萬塊錢全捐了慈善。

半年前,冼師傅接受媒體專訪後的影片一炮而紅,自此開始經營YouTube頻道和Facebook專頁,以充足的論據撐起觀點與立場,直插問題核心。他的觀眾遍佈全球,他以最經典的KOL姿態,創造出一股不小的影響力。

談起這個,冼師傅笑著自嘲:「60幾歲的殘疾老人做YouTuber。」(他左眼球因細菌感染被切除)

筆者和冼師傅聊得興起時,他還向我展示他當時為下一期YouTube影片準備的資料,厚厚的文件夾裡裝著一份手寫大綱和寫滿註解的法律文件。他說,其實很多東西就藏在這些平時沒人看的文件裡,而審計師的工作,就是要從這些文件,小至機構的守則,大至法律條文中,發現問題,找出證據。他笑言自己是以「審計師」的心態在做內容,所以觀眾可能會覺得與眾不同。

一個詞形容黃藍兩營

香港現在黃藍兩營激戰正酣,「中立」逐漸式微,「道理」依稀難見,香港的語境也變得荒誕。充滿大愛的包容被稱為「左膠」;人們一言不合就以「廢青」「廢老」相稱;示威者成了昆蟲「曱甴」;執法者成了「狗」。因此,筆者刻意設計了一條問題,讓冼師傅用一個詞去形容黃營和藍營,並給出解釋。而冼師傅很聰明,知道這樣的簡化定是不準確,但依然很給面子,各自用了一句話形容,黃營是「無知的一群」,藍營是「愛國愛港應多些理智」,具體為什麼,筆者先在這賣個關子,讓冼師傅在訪問視頻中親自說給大家聽。

聊起時局,筆者大概算了一下冼師傅罵過的人:前三任香港特首、現任特首林鄭月娥、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前警務處處長盧偉聰、警務處處長鄧炳強、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如果你是一名愛國愛港的「藍絲」,看到這裡或許會拍案大罵,這人是不是反動分子?莫急,還是賣個關子,且聽聽影片裡的他怎麼說。筆者只能說,當冼師傅掏出《基本法》、《議事規則》、《公務員守則》娓娓道來時,他的論點竟無可辯駁。

依「法」辦事是王道 「法」有問題也要改

確實,很多問題看起來複雜,做起來簡單,用「審計師」的角度來說,就是四個字:「按章辦事」。暴徒隨意破壞、襲擊他人,果斷執法全部逮捕不就行了嗎?依的是法律,何懼也;說「黑警」濫權,那便逐一調查清楚還市民公道,還「白警」公道不就行了嗎?依的是法律,何懼也;推國安法,推國歌法,甚至再推逃犯條例,再推23條,有理有據!依的是法律,何懼也。用冼師傅的話說,「反對派」最愛虛報遊行人數,十幾萬當五十萬二百萬,香港七百萬人,理他作甚?

或許,真的如此,一板一眼依法辦事,而不是畏首畏尾,怕得罪這個得罪那個,就能解決掉所有困難。不過,做香港的「審計師」容易,這裡現成就有一位,但「審計師」完成了分析,匯出了報告,誰來執行?這是個大問題。香港特別行政區是特區行政長官領導,按理執行者是她,但冼師傅說,他不信林鄭特首真的會執行。冼師傅說,現在最需要,就是找到一個有擔當的幹練的人,未來做特首也好,做特首的助手也好,總之是要配合中央,主持大局。

此外,冼師傅還支了一招:修改《基本法》。他說現在《基本法》有兩大漏洞,一是中央不能辭退特首,二是中央竟然無權參與立法會主席的任選,這兩個漏洞自然引申兩個問題:特首「懶懶行」,立法會「一鍋粥」而主席「不負責」。

筆者問他說,改《基本法》這麼大件事,會不會又掀起軒然大波?冼師傅的回答,想必各位也猜得到:怕它作甚?

發佈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