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 31 10 月 2020
首頁 / 編輯推介 / 熱點追蹤|李鵬飛其人其事

熱點追蹤|李鵬飛其人其事

李鵬飛活躍於香港政商各界。(點新聞資料圖片)

文/黎岩

人稱「飛哥」的香港政壇元老李鵬飛,1940在內地出生,幼時經母親安排,由上海偷渡來香港。可以說,長袖善舞的李鵬飛的政治性格明顯帶有上海人的精於算計,不溫不火,左右逢源的特徵。

李鵬飛1954年到香港定居,後於美國留學,1972年回港發展,曾開設工廠。1978年,李鵬飛獲時任港督麥理浩委任為立法局議員,1985年獲時任港督尤德委任為行政局議員。1988年,他成為首席非官守立法局議員。

李鵬飛在政壇資歷深厚,見證香港前途談判。1983年中英談判期間,李鵬飛和「政壇教父」鍾士元協商溝通,組織12人「青年才俊團」上京遊說,推銷「主權換治權」政治理念,即中國名義上擁有香港的主權,但英國繼續實際管治香港,惟遭時任中央領導人鄧小平拒絕,並被內地視為代表英國人的利益,斥之為「港英餘孽」。

1991年,李鵬飛連同一眾工商界的立法局非官守議員成立自由黨前身的「啟聯資源中心」。1993年,自由黨正式成立,成員以商人、企業家及專業人士為主。

基於中英雙方在後過渡期出現政治爭拗,中方1996年成立臨時立法會,李鵬飛擔任臨立會議員直至1998年任滿。1998年第一屆立法會選舉,李鵬飛代表自由黨在新界東出選,竟然以不足2,000票不敵政治素人何秀蘭,緣盡立法會。這也是何秀蘭多年來沾沾自喜的重大勝利。李鵬飛同年獲選為全國人大代表,直至2008年。

自從無再續任立法會議員後,李鵬飛言論由親建制派,開始傾向中間溫和,甚至主動扮演一個開明的溫和反對派角色。李鵬飛經常批評董建華政府不理會民意。在2003年《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爭議中,李鵬飛曾稱如政府堅持硬闖,結果可能是「血洗中環」。周所周知,正是當時身為行政會議成員的自由黨成員田北俊臨陣倒戈,導致二十三條立法功虧一簣,雖然田北俊有感當今香港亂局,對當初的倒戈似有悔意。但是,歷史不能假設,倘若沒有自由黨的「作反」,相信今天香港的社會政治局面會是另一番天地,至少不會出現如此無法無天的黑暴亂局。

2013年,李鵬飛參與由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牽頭成立的組織「香港2020」,討論香港政治制度改革方案,極力推動2017年落實行政長官普選及2020年立法會普選。然而離奇的是,不到一年功夫就宣告退出。李鵬飛當時非常牽強的解釋理由是,自己作為時事評論員,並主持節目,遲早會被批評有角色衝突。世人無人會相信如此簡單幼稚的解釋,當然,事不關己,這件事也就漸漸淡出人們的記憶。事後也無人問及或透露有關內幕。李鵬飛自己之後也未再提及。或許是道不同不相為謀。

淡出政壇後,李鵬飛有相當一段時間仍然活躍於鏡頭前,分別主持有線財經台節目《飛常政經》、港台節目《議事論事》的「飛哥與你」環節。李鵬飛雖然於約十多年前淡出政壇,但仍然活躍於傳媒,不時發表政見,不時在鏡頭面前高談闊論,暢所欲言。看來,政治人物在任何時候都不甘寂寞。

2019年《逃犯條例》修訂風波期間,李鵬飛於7月連同自由黨3名榮譽主席田北俊、周梁淑怡、劉健儀以及黨魁鍾國斌,聯署去信特首林鄭月娥,公開要求撤回修例及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李鵬飛又不時指責林鄭月娥政府,甚至建議現任特首林鄭不要將所有工作「揹上身」,直言「個人努力無得左右大局」。儼然一個政壇教父的口吻。說者有心,聽者會否有意呢?不得而知。

李鵬飛主持《議事論事》17年,嘉賓多不勝數,不少都是重量級人馬。李鵬飛於2018年7月宣佈退休,他最後一集邀請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民建聯創黨主席曾鈺成和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出席節目,大談從政歷程希圖為自己的政治生涯劃上一個圓滿的句號。他當時提到,對香港「高度自治」、「港人治港」面對很大挑戰感到惆悵,對香港的唯一祝願是「大和解」,希望政黨與政府加強溝通,減少社會分化。其言亦忠,其意亦誠,其觀更深,其論更真。

政治方面,李鵬飛極力主張「政黨政治」。他甚至非常天真地認為,民主黨最多執政五年,隨後則由民建聯執政,但亦只能執政最多五年,因他們的基層路線與商界和生意人關係不佳,而自由黨則可以執政「very long time」。任何時候,都不忘為自由黨拉票,說來也算是對得起自己一手拉扯大的自由黨了。

發佈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