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 6 8 月 2021
首頁 / 編輯推介 / 熱點追蹤|刮骨療毒  先清除「獨瘤」葉建源

熱點追蹤|刮骨療毒  先清除「獨瘤」葉建源

文/黎岩

一道荒謬絕倫的文憑試歷史科試題,再度暴露了香港教育體制的弊端,公然美化日本侵略中國的試題竟然堂而皇之地登上香港文憑試(高考)大雅之堂。問題不僅僅在這裡,更在於代表香港教育界出任立法會議席的葉建源,公然為美化日本侵華的歷史試題辯解,辯稱題目討論利多於弊在歷史科題目中是常有,葉建源又詭稱試題是要考察學生思考思辯能力。

被中央媒體《人民日報》《新華社》點評痛批的葉建源究竟何許人也,居然能夠有如此顛倒是非的謬論,居然夠膽公然為美化日本侵華試題狡辯?假設這道題出現在韓國的高考試題中,結果會怎樣?相信出題者及韓國考試院多人會人頭落地!假若韓國有國會議員膽敢為此謬題辯護,相信他在選舉中一票也得不到。以其人之道,反治其人之身,在這裡起底看看葉建源的亂港黑史。

2014年非法「佔中」期間,大批青年學子被煽惑被教唆被裹挾參與了非法集會或暴力活動。葉建源更於9月26日在添馬公園內公開演講,高度贊揚學生的罷課行動是對「不義政權」的控訴。葉建源更在網上撰文稱未來是屬於年輕人的,在「佔中」現場看見香港的未來,持續煽動暴力,令年輕懵懂的學生成了替罪羊,成了黑心政客的炮灰。今時今日回過頭來看香港六年來的社會亂局,不難發現,葉建源是青年走上犯罪黑暴道路的最大黑手,是名副其實的教唆犯,是違反「佔中」最應該被控罪送上法庭的首犯。

2019年黑暴連連,多名教師參與街頭暴力被捕或被投訴,教協立即成立「援助基金」,目標眾籌1000萬元,為被捕者提供法律援助等,間接支援暴徒和煽仇「黃師」。教協副會長葉建源狂言,教協是黑暴教師的「強大後盾」,煽惑鼓動教師放下教鞭,拿起武器勇武抗爭。

2019年8月28日,《人民日報》海外版刊登署名評論文章「這樣的香港老師,太缺師德了」,點名批評葉建源煽動學生罷課,文章又批評有些香港教師向學生「植入其激進政治立場,煽惑學生拋棄學業和前途,甚至揚言罷課不設期限。他們綁架無辜學生,妄圖挑唆長期大規模罷課,實為教師之恥,也讓香港教育蒙羞」。對於《人民日報》的正義批駁,葉建源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立即在《明報》撰文,藉機炒作自己,香港反對派政客的無恥嘴臉於此可見一斑。

葉建源畢業於香港大學,主修中國語文及中國歷史,其後成為中學教師, 1995年葉建源轉職香港教育學院(現為香港教育大學)。其時葉籍籍無名,尚算安分守己,尚能兢兢業業教書育人。2007年,在香港轟動一時的「教院風波」中,本是普通教師的葉建源,因極力反對港府推行中文母語教學等多項教育體制改革,從而迎合了反對派和部分「戀殖」心理作祟群體的口味,因此「一炮而紅」。葉建源一夜間看到了自己的利用價值,捕捉到了自己的「爆發」機會。原來,只要反中就能紅,只要亂港就能贏。香港的政治生態就是如期荒謬。

2012年立法會選舉期間,為了謀求立法會議員席位,代表教協參選的葉建源大肆批評國民教育科以至內地的政治體制,當時的教評會副主席何漢權批評葉建源是「忽然國民教育、忽然民主」的「變色龍」。可見,政治投機、政治鑽營成了葉建源養家糊口的看家本領。正是仗著這些日漸嫻熟的政治技倆,葉建源終於為自己贏得了一片無恥的陰暗天空。

2016年,「港獨」歪風在校園蔓延,「港獨」組織「學生動源」鼓吹在各中學成立本土關注組,在校園廣泛播「獨」,教育局多次強調「港獨」主張不應滲入校園,但葉建源竟強口狡辯稱,若學校禁止宣揚「港獨」會適得其反,反提議應協助學生全面認識「港獨」,要讓學生有接觸機會云云。葉建源公然為「港獨」背書,公然為「港獨」張目,公然與「港獨」沆瀣一氣。葉建源的「港獨」惡行證據確鑿,鐵證如山,理應DQ其立法會議員資格,理應將葉建源拒諸立法會門外。

做賊心虛的葉建源一開始向教育界販賣其「港獨」理念還只是遮遮掩掩,虛虛實實,躲躲閃閃,「明修棧道,暗渡陳倉」,假以政治技巧語言偽術包裝,因為他兜售的「港獨」理念根本就過不了自己所學的那點淺薄的歷史常識關。然而,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葉建源在立法會專業界別的選舉中嘗到了甜頭,得到了實惠,獲得了虛名。利欲熏心的葉建源把由他把控的教協變身為赤裸裸地向香港社會推銷歪理謬論、大肆鼓吹「港獨」思想、包庇暴力分子,充當起了「港獨」庇護傘的違法亂港「基地」。

葉建源的立場則完全暴露了其巧偽趨利、枉為人師的無恥面目,為了達到政治目的強行把教育政治化,把教育、學生作為政治籌碼,把真理、原則、倫理當做攫取利益的殺手锏,天真無邪的莘莘學子不過是葉建源換取利益的政治籌碼,不過是葉建源騙取選票的爛頭蟀,不過是葉建源功成名就的墊腳石,不過是葉建源在政壇左右逢源的開山斧。

有了這班墊腳石,有了這班走卒與爛頭蟀,葉建源利用其教協副會長及立法會議員的身份更加肆無忌憚的反對愛國教育,推銷殖民遺毒思想。可以毫不誇張地講,葉建源是今時香港教育亂局的罪魁禍首,是香港回歸二十三年依然不知何為國家何為民族的千古罪人。彭定康當年的政治改革方案,說到底,回歸後中央可以輕易推翻否決,可以杜絕遺患。但是,葉建源橫行教育界,荼毒學子的惡行,或許遺患十年二十年甚至更長時間。

在此次修例風波中,立法會大樓被暴徒大肆破壞。葉建源做為立法會議員,不但沒有強烈譴責暴徒的罪行,反而美化讚美暴徒的行為很「自制」。其還在參加媒體節目時多次狡辯暴力示威者不是「刻意犯罪」,並誣稱警方「濫捕」,百般美化黑衣暴徒的暴力行徑,百般為暴徒暴行開脫,百般為暴徒暴行辯解。完全罔顧立法會大樓被砸毀,直接損失高達6000萬元,立法會亦不得不停止舉行會議的客觀事實。請問,葉建源做人的原則底線哪去了?葉建源的政治操守哪去了?葉建源的道德標準哪去了?莫說為人師表,葉建源連做一個起碼的正常的理智理性的人都不配。

新華社5月15日發表標題為《香港必須建立與『一國兩制』相適應的新教育體制》的評論文章,要求港府「痛下決心,全面改革,整頓隊伍,撥亂反正」,文章點名批評葉建源沒有譴責歷史謬題,反而為涉事人開脫,嚴詞批評葉建源不配代表業界發聲,亦不配為人師表。

身為教育工作者和立法會議員,不為學生的學業著想,不為學生的前途著想,不為香港的未來著想,反而極力煽動煽惑「違法達義」、「合理抗爭」等歪理宣揚「港獨」思想,煽動學生、教師與政府對抗,製造社會混亂。這就是葉建源的「專業」水準,這就是葉建源口中振振有詞的真理,這就是葉建源夜以繼日追求的事業。一句話,反中亂港就是葉建源追求的最大目標。

香港文憑試試題謬誤只是香港教育體制積重難返中的冰山一角,香港教育體制長期以來把持在黃師手中,並長期荼毒學生、危害社會,已經嚴重到了必須正視、必須解決的地險境困境黑境,必須刮骨療毒,必須壯士斷臂,必須動大手術剜腫去瘤,首先必須清除葉建源這類「獨瘤」,從「殖民地式」教育轉變為「一國兩制」特色愛國愛港教育,在培養及格國民、厚植公民家國情懷這個大是大非問題上,只有「一國」之責,沒「兩制」之分。

發佈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