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 21 10 月 2020
首頁 / 觀點 / 來論 / 來論|「記挾」

來論|「記挾」

 

文/嘭Sir

很久以前,無線電視台有一套劇,講述一名剛剛外國畢業回來的女孩,懷著一腔熱誠,立志成為一位出色的記者,這劇名叫《無冕天使》。就是這部電視劇讓我明白了什麼是記者,當時我年紀小,沒有太多留意這劇集內容,反而在想堂堂一個外國留學生(當時是十分吃香的),無需要選擇做記者這個行業。後來才知道,原來記者需要大學畢業,不單只能夠用筆報道新聞,還需要去找出真憑實據,才能寫出真實的好文章。

我見過今天某些記者是採取引導方式來發問,我從未學習過記者的問題方法,但我知道一條開放式問題,才能讓受訪者暢所欲言,那就不應該帶有太多引導性的。更甚者,有些記者甚至用「屈」的方法,去發問,例如當受訪者沒有表示出記者想要的預設答案,記者就主動去追問:「咁你係咪對政府非常不滿?」之後再順帶加一條:「 特首真係害死香港人呵!?」, 當受訪者未明白這個問題時,訪問就已經結束了,他們就可以以自己的方式繼續延伸寫作。

我還記得,當時不太明白這個劇名的意思,就走去問大人,但他們也不甚了解。幸好電視台後來有宣傳講解了,原來記者就有如一名沒有冠冕的天使,是一個擁有很高尚情操的工作,不單只文章要有情,還「需要有操守」!我以前聽到天使這兩個字,就想到白色,深深覺得是一種很純潔、真誠的工作。肯定不會是協助暴徒打人,不會協助犯案等等行為,但今天聽到「天使」這兩個字,我卻想起……

聽說香港有一個叫做香港記者挾持會,簡稱「記挾」的協會,是一個非常有權力,但又十分鬆散的組織,主要工作是要挾持記者這個身份,來做他們特別的工作,他們還擁有一個非常厲害的武器——挾記證或稱為「記者證」。

李力持導演,他一向以嘻笑怒罵諷刺世界,亦替大部分香港人講出了我們的心聲。他在臉書上開了一個記者證的玩笑,卻立刻遭到記挾恐嚇,說要告上公堂等等。其實我見到二次創作在香港是非常之蓬勃,而且從來沒有控告成功的案例,何況講下笑啫,是否有點過激了? 不過記挾的記者證又真是一件非常高深的武器,用得其所可以「撥亂反正」。我聽說還可以免受刑責,可以擋在警察與暴徒中間,可以質問工作中的警員,好像有無限大的權力!

所以嘭Sir認為,這樣重要的一個記者證,還是由政府統一處理會比較好,可以交由警方來登記發放,就如社團註冊一樣,那就更加容易有跡可循。雖然增加了警隊工作量,但今天已無可奈何,也可以協助減輕那個記者挾持會的工作量了,讓他們有更多時間做回正常的記者工作。

 

 

 

發佈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