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 24 9 月 2020
首頁 / Hot News / 講真D|應對「黃色經濟圈」之道

講真D|應對「黃色經濟圈」之道

文/馮煒光

從五一起,多個商場有「和你X」的活動,喜茶、富臨等被視為支持國家、支持正義的店被黑暴「裝修」,黑暴明顯重燃。應對黑暴,現場阻擊戰(即警方快速拘捕)是一個方面;應對其補給力量/有生力量,也是十分重要的。這便是應對「黃色經濟圈」。

從論述上講,緃暴派議員會說「黃色經濟圈」和外國的消費者運動沒有分別。錯﹗這絕對是偷換概念。外國的消費者運動出發點是「反歧視」、「推動關愛」、「反剝削」,例如不歧視有色人種,不剝削發展中國家的咖啡農等。但香港的「黃色經濟圈」卻是鼓勵歧視,歧視內地同胞,歧視說普通話的顧客。其實不一定是內地人才會說,台灣地區的、新加坡的也說,只不過他們稱為「國語」或「華語」,而筆者不相信井底中的「黃色經濟圈」的待應生能分辨出。今年初便發生了黃店光榮冰室因為不招待普通話客人,連黃絲講師及其操普通話的反中共友人也一併遭受歧視。再加上「黃色經濟圈」是仇警的,是散播仇恨的,這和外國消費者運動的「推動關愛」,大相逕庭。

此外,黃店例如上述的光榮冰室通常都設立「連儂牆」,讓黃絲貼滿虛假新聞,污衊警隊,倡議「港獨」口號,教壞年輕學生等。因此「反黃店」也是「止暴制亂」重要一翼。

既然從論述上「反黃店」是正義的,是合符「反歧視」的普世價值,那應如何反呢?

第一步是要勞動林鄭特首,宣佈黑暴已是本土恐佈主義(其實鄧炳強處長已講了,但一定要特首出面才行),政府會遵從國際社會的標準(這也是「普世價值」),責成各部門及各資助機構引用反恐條例應對之,並希望內地各在港機構(由官方、央企、國企到民企)能主動配合香港政府反恐。有了這個前設,反「黃色經濟圈」的大網便可以張開。

從黃媒的名單可知,「黃色經濟圈」逾100多間,不宜全面出擊,應選擇有代表性的來出擊。例如上述的光榮冰室、龍門冰室與及由黎智英兒子擁有,蘋果日報堅決不提的那8家高級食肆(其實黎的兒子擁有的合共有9家,包括那家以「二手凍檸茶」馳名的餐廳),然後集中以反恐之名應對。

第二便是金融管理部門主動介入以至民眾舉報,以反洗黑錢名義,調查這些黃店由去年6月至今有否捐助過黑暴,例如已被凍結的「星火基金」等。倘若發現這幾家黃店有過捐贈黑暴嫌疑,一律以「反洗黑錢」名義,立即凍結其所有銀行戶口。

第三便是由中聯辧發揮監督之權,不過今次不是監督林鄭政府或被「攬炒派」蹂躪的立法會,而是一眾中資機構,特別是央企、國企等。中聯辦應要求一眾央企、國企全面複查他們旗下分支或代理商有沒有供應食材、物資如罐頭或提供服務給這些黃店。有的話,一律停止。例如光榮冰室、龍門冰室及黎智英兒子黎耀恩擁有的那9家店,中國銀行、建設銀行亞州、南洋商業銀行等中資銀行有他們老闆個人或店的戶口嗎?有的話,中聯辦宜勒令這些銀行停止這些戶口。

前段時間,筆者撰文狠批中國銀行(作為中資銀行老大哥)竟然為蘋果慈善基金開設戶口,接收捐款來支持被捕學生。經過一番手續,中國銀行已停止了蘋果慈善基金的戶口,蘋果日報亦再沒有列出這中國銀行戶口了。更有意思的是,一向大擂大鼓,動輒說人家「打壓」的蘋果日報竟然一聲不響,好像它們的中國銀行戶口從來沒有存在過。其實自1995年起蘋果慈善基金便在中國銀行開設戶口,只不過今天形勢變化,中國銀行當然不會支持黑暴。筆者猜想,蘋果日報不吱聲的原因,是因為「停銀行戶口擊中它們要害」,當然不敢吱聲,否則,剩下的滙豐、東亞等有樣學樣,蘋果慈善基金豈非無銀行戶口可用?在市場經濟社會,銀行戶口才是真正罩門。

此外,華潤集團作為央企,旗下的五豐行是內地新鮮豬肉供港的唯一供應商。華潤的「潤」來自「潤之」,稍為熟識中國近代史的朋友,一定知道其含意。華潤在中國大陸食品界的地位,等同銀行界的中國銀行。中聯辦若能同樣責成華潤,以打擊香港本土恐佈主義為名,拒絕為上述光榮冰室、龍門冰室及黎耀恩的9家食店供應豬肉,這也是有效遏制黃店的方法。中聯辦還應要求華潤一查到底,任何旗下的分銷商,若發現有供應給上述這幾家黃店的,那怕只要是一罐梅林牌午餐肉,一律以全面停止生意關係3個月作處罰。若發現這些分銷商膽敢偷偷供應,或迂迴供應給這幾家黃店的,一律永久停止其合作關係。反正在香港想做華潤/五豐行生意的分銷商多的是。

第五便是透過「點新聞」網站,推出一個「主動脫黃報名站」,讓逾100家黃店,主動報名「脫黃」。當然「點新聞」要派記者主動巡查,看看有沒有黃店反水,然後作出「脫黃認證」。這方法其實和蘋果日報登出黃店名單,如出一轍,只不過反其道而行罷了。有了「點新聞」這個傳媒作認證,中國銀行及華潤等中資機構便可以繼續和這些已「脫黃」的黃店,恢復業務關係。

「點新聞」還可以發揮輿論監督作用,主動詰問滙豐、渣打和東亞等銀行,有沒有為這些「黃店」提供服務,若不回應,便把其涉嫌資助恐佈主義為名透過中聯辦通報給中國銀監會,要求銀監會以反恐名義(香港份屬中國,要在香港反恐,中國銀監理應出力),勸喻這些銀行,回頭是岸,否則予以重罰。這個方法的靈感其實來自黃絲最推崇的美國,你看看美國如何應對一眾涉嫌和伊朗做生意的國際銀行。大家便知道透過對國際銀行處以重罰,是可以封鎖一個國家,遑論香港的小小黃店。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一切工作,都要由林鄭特首先帶過頭。不過一向對黃絲採取綏靖政策的林太,願意嗎?(作者為香港特區政府前新聞統籌專員)

發佈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