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 3 12 月 2020
首頁 / 觀點 / 來論 / 來論 | 虎毒不吃兒

來論 | 虎毒不吃兒

 

文/ HabaSir

也許恐怖分子就是這樣煉成的。被拘捕了,真的不要埋怨,選擇將子女做他人枯骨架。自己願意把親骨肉送人當擋箭牌,自己心甘情願看著孩子當「炮灰」。雖說越細個越大膽,但是仔細想來如果不是他們的父母不分是非、不辨善惡地把他們推上前線,以他們這樣小的年齡恐怕很少有人會有膽量來面對這樣暴亂的環境,父母的所作所為在他們心中恐怕就是一種保護和鼓勵,這就是所謂的「無知者無畏」吧。他們以為只要掛上記者證就可以為所欲為,他們以為香港的悲劇是警察造成的,但是他們從來沒有反思過自己的行為,哪怕只是反思一下自己的行為是否符合了做人最基本的道德或者為人父母最基本的底線。

都說香港的通識教育毀掉了香港年青一代的三觀,但是我想通識教育絕對不是毀掉年青一代三觀的唯一原因!放眼全世界,只有毒品泛濫,人們被毒品扭曲了心智的金三角和極度貧困迫於生計的非洲才會出現娃娃兵。然而,在文化、經濟和教育都高度發達的香港,在曾經的國際金融中心,購物天堂、旅遊天堂的香港,竟然也出現了讓孩子上前線的情況,這真的是對這座城市最大的諷刺。而這又是誰造成的?是那些只顧賺錢卻不顧孩子未來的不負責任父母們造成的,也是無視法律,雇傭未成年人工作而不斷給兒童派發記者證的記協造成的!

眾所周知,香港的通識教育是在2009年才成為必修課,我想這些孩子的父母,記協負責派發記者證的官員們,恐怕還沒有接受過這門課程的洗腦,但他們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行為,一定要推孩子參與暴亂呢?我想這兩者都是為了同一個因素——那就是「金錢」,前者為了錢出賣自己的孩子,後者為了錢出賣自己的靈魂。我不禁想要問問,究竟是怎樣的父母可以如此殘忍如此荒唐。曾經香港讓人引以為傲的高素質哪裡去了?在毀壞的街道上嗎?在被燒毀的店鋪裡嗎?在面目全非的公共設施上嗎?曱甴都知道「教育從兒童抓起」,太可笑也太可悲了!

這些被迫參與暴亂走上前線的孩子正值天真爛漫的年齡,本該在學校里和小夥伴們認真的讀書快樂的遊戲,然而現在他們卻放棄學習,選擇和他們糊塗的父母一起走上街頭去打砸做惡,所圖的不過是眼前那一點點酬勞而已。然而人生漫長,難道他們能一輩子靠著在街頭搞破壞度過這一生嗎?「邪不壓正」是亙古不變的道理,當黎明到來正義伸張之時,這些孩子除了斑斑劣跡,毫無生存和生活的技能時,他們要如何度過漫長的後半生?不知他們的父母在接受那區區幾千塊時,是否想過這些錢真的能保障他們的孩子安穩度過餘生?

香港政府部門除了警察還在堅守正義,還在用三萬人苦苦堅守著這座城市,試問還有多少人在為這座城市的未來考量?當尚未成年的孩子都被利用走上街頭充當擋箭牌,這座城市還能有怎樣的未來?香港已經淪落為「罪惡之城」了,身處其中的市民如何能夠安身立命?同是為人父母看到此情此景,真的感到痛心疾首,年紀這麼小的孩子們,他們的父母就為了那麼一點蠅頭小利就讓他們參與這麼危險的暴亂,全然不顧孩子的身心健康和未來發展。我無論如何都無法理解這樣的父母,因為在我的心裡,父母理應保護孩子在一個安全、健康、有愛的環境下成長,而不是把他們推入暴力、仇恨和黑暗的深淵。

將這麼小的孩子推上暴力現場的最前端,除了格外醒目還可以免除法律的責罰。反對派將這樣的孩子美其名曰「小乳鴿」,正如「黃屍」餐廳也有道菜叫「烤乳鴿」,代表和平的白鴿被火烤之後變成美食,代表未來和希望的孩子們被泛民人士欺騙蒙蔽後淪為政治鬥爭的工具。我們不能追究這些未成年人的法律責任,但是我們是否應當追究那些帶領他們出現在暴亂現場的父母的責任。對於這種為了一點蠅頭小利就將自己的孩子推向危險境地的父母,我們唯有追究他們的法律責任,向他們施以重罰才能夠讓他們有所收斂,同時也警示那些已經或者正準備要將自己的孩子推向暴亂前線的父母。

消滅教育界的毒瘤亦是刻不容緩,書本應是傳遞知識、傳遞文化、傳遞愛和美的載體,然而反觀香港的通識教育教材,放眼望去全是醜化祖國、醜化內地人、歪曲歷史、挑撥矛盾和傳遞仇恨的內容,學生在課堂不再是朗讀課文和詩歌,而是高喊著反對派的口號,教師不再是傳授知識而是傳授「仇中」仇警思想,甚至學校的考試內容也從科學文化知識的考核變成了填寫各種扭曲的口號和造謠的謠言。放眼古今中外,真是從未有過如此荒唐的局面,而這一切就發生在曾經的亞洲四小龍、曾經的國際金融中心香港,以前我無法理解所謂的戰爭會讓一個國家的教育倒退幾十年的說法,然而現在我是真切感受到了香港教育的倒退,而我也真的為這樣的局面感到焦慮和無能為力。

警察的子女因為學校老師在校園傳播仇警情緒而不斷受到欺凌,我和幾位義工曾為他們轉讀其他學校做過些查詢,發現困難重重,因為願意接收這批警察子女的學校少之又少。連傳統名校的老師和學生都參與非法堵路,暴動,甚至以利器意圖殺警,你還覺得子女在香港可以安心讀書嗎?不要說能否學好兩文三語,學術水準可以不輸給內地的學生,單是要學到尊敬長輩,待人以禮,做一個對得起祖宗的中國人,在眼下的香港教育氛圍裡,也絕不容易。為了避免我們的下一代走向歧途,為了使政府將來招聘的公務員起碼有一部分是愛中國的正常人,消滅教育界的毒瘤,實在是刻不容緩!

分享《伊索寓言》中一篇不甚熱門,但教育意義依然很高的文章,《偷東西的小孩與他母親》。有個小孩在學校里偷了同學一塊寫字石板,拿回家交給母親。母親不但沒批評,反而還誇他能幹。第二次他偷回家一件大衣,交給母親,母親很滿意,更加誇獎他。隨著歲月的流逝,小孩長大成小伙子了,便開始去偷更大的東西。有一次,他被當場捉住,反綁著雙手,被押送到劊子手那裡。他母親跟在後面,捶胸痛哭。這時,小偷說,他想和母親貼耳說一句話。他母親馬上走了上去,兒子一下猛地用力咬住她的耳朵,並撕了下來。母親罵他不孝, 犯殺頭之罪還不夠,還要致殘母親。兒子說道:「我初次偷石板交給你時,如果你能打我一頓,今天我何至於落到這種可悲的結局,被押去處死呢?」

最後我與大家分享一句話: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

發佈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