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 3 12 月 2020
首頁 / 觀點 / 講真D / 講真D|白宮的一小步是拯救美國人性命的一大步

講真D|白宮的一小步是拯救美國人性命的一大步

文/ 施君玉

5月11日白宮發布一項指引,規定所有人進入西翼辦公區(美政府日常運轉的中樞)必須戴口罩。這一規定標誌著特朗普終於回歸常識,向科學防疫靠近了一步。

前幾天,白宮經濟顧問哈塞特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自己很害怕去白宮上班,因為那裡空間狹窄,人又多,不戴口罩工作「有點冒險」。不過現在他們終於可以安心戴著口罩上班而不必遭特朗普的白眼。

據考證,世界上最先使用口罩的是中國,但現代醫學口罩則是西方人的發明。 1910年中國東北發生鼠疫,領導抗疫鬥爭的留英醫學博士伍連德對口罩進行了改造,稱之為「伍式口罩」,這個口罩在抗疫過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1918年西班牙流感大流行期間,這類口罩被廣泛應用。許多歷史照片清晰地顯示,口罩是當時人們進行自我防護的必需品。

然而匪夷所思的是,一百多年過去了,口罩的防病功效居然遭到了西方自身的挑戰。在新冠疫情暴發之時,戴不戴口罩成了西方政界和媒體爭論的大問題。在美國居然用8萬多人的死亡代價及白宮被病毒攻陷的殘酷現實才教育了特朗普,算是勉強同意白宮工作人員可以戴口罩上班。

一個多月前,美國疾控中心就發出建議:美國人出門戴口罩有利於防範新冠病毒。但特朗普堅持自己不會戴。特朗普說:「當我在橢圓形辦公室,坐在那張漂亮、巨大、結實的桌子後面,戴著口罩跟其他國家總統、首相、領袖、國王、女王打招呼,我無法想像這種場景」。其實特朗普想多了,在疫情肆虐的今天,美國成了世界上疫情最嚴重的國家,哪個國家元首敢到訪白宮。

由於特朗普堅持不戴口罩,搞得他的團隊也不敢越雷池一步。彭斯不久前去醫院慰問,所有人都戴著口罩,就彭斯顯得格外扎眼;特朗普隨後去亞利桑那口罩廠視察,工人都戴著口罩,但特朗普和隨從就是堅持不戴。他後來解釋說,自己那一刻沒戴,但是其他時間段你們沒看到。至少媒體沒有捕捉到特朗普戴口罩的鏡頭,估計在他任上拍到總統戴口罩的照片是不可能的事,除非特朗普像英國首相約翰遜一樣經歷新冠肺炎的生死劫。

與特朗普形成反差的是,他的夫人梅拉尼亞和女兒伊万卡均在網上曬出了佩戴口罩的照片,輿論一片嘩然,直指自家人與特朗普唱起了對台戲。據報導,從四月初開始,第一夫人就規定白宮東翼和行政官邸的員工必須戴口罩,並保持社交距離。

雖然特朗普是否需要在白宮戴口罩沒有明文規定,但他允許別人戴已是不小的進步。據特朗普身邊的人士透露,特朗普態度出現轉變,緣於他真的感到害怕,畢竟新冠病毒已經攻入白宮。就在上個星期,特朗普一名貼身侍從(負責特朗普飲食)、副總統彭斯的新聞秘書凱蒂、伊万卡的私人助理都先後確診。此外,特勤局至少有11人中招。更要命的是,美國抗疫三巨頭過敏症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福奇、美疾控中心(CDC)主任雷德菲爾德、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FDA)局長哈恩,作為新冠病毒密切接觸者,現在都必須自我隔離14天,這意味著抗疫專家隊伍不得不缺席白宮重要會議,或只能以視頻與電話等方式參與討論了。

戴口罩其實無關政治,只關乎保護自己和他人的健康。但口罩問題被政治化以後,戴不戴口罩變成了政治決定。特朗普在得悉自己的侍從被查出新冠病毒陽性之後大發雷霆,白宮醫療小組不敢怠慢,於是加大了對總統的保護力度。現在出入白宮的人每周至少進行一次病毒檢測,如果要接觸總統,必須每天檢測,以確保特朗普的健康與安全。

口罩問題的爭執從一個側面反映了西方人的傲慢,但病毒專治不服,於是西方國家紛紛在病毒面前低下了高貴的頭顱,而特朗普差不多是最後一位。白宮邁出的一小步,對美國回歸科學抗疫軌道則是一大步。不過,特朗普邁出的這一步實在太晚了,如果他早點接受科學家的意見,早早號召大家戴口罩,這140萬感染者中有許多人是可以避免的,其中不少人也是可以活下來的。

政治凌駕於科學之上,往往就是人類的災難。像1918年西班牙流感的大流行,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因為戰爭這一政治因素。當時一戰尚在進行之中,各參戰國為了各自的戰爭利益,故意封鎖疫情消息,而參戰國政府不僅拒絕實施隔離,而且舉行幾十萬人的大規模遊行以壯聲勢,結果導致全世界三分之一的人感染,5000多萬人死亡,遠遠超出戰爭本身的死亡人數。

這次美國新冠肺炎感染和死亡人數成為世界第一,令國際社會大跌眼鏡。在武漢封城的時候,美國才公佈第一例感染病例。但特朗普忙於應對彈劾案和2020年的競選連任,對疫情情報有意忽視甚至淡化處理,結果讓病毒鑽了空子。當湖北醫院人滿為患的時候,洛杉磯的馬拉松照常進行,特朗普忙著參加各種選舉集會,與保守派行動大會的參會人員互動熱烈,在出訪印度期間還不忘讓東道國搞一場12萬人的盛大集會……

口罩的爭執雖暫告一個段落,但復工還是繼續居家隔離則在美國吵成了一鍋粥。民主黨控制的州主張繼續執行居家令,而共和黨控制的州則急於復工。特朗普認定民主黨這樣做就是要拖死經濟,毀了自己的連任夢。特朗普一直認為,居家隔離、經濟停擺帶來的問題比疫情本身還要嚴重。

復工和恢復經濟成為特朗普政治生涯的一場豪賭,究竟是政治主導還是科學主導抗疫問題,仍是一道難解的方程式,看來這個問題仍會糾結下去。政治的法碼不時讓科學的天平失去平衡,恐怕是當下美國的悲劇,更是大選年美國人不得不承受的代價,畢竟留給特朗普的時間已經不多。也許用科學的辦法將新冠死亡數字止於10萬是可能做到的,但美國政治、選民以及需要糊口的人會給特朗普多大的挪騰空間呢?

發佈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