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 9 8 月 2020
首頁 / Hot News / 熱點追蹤|「攬炒」惡果 海洋公園終將成港人集體回憶

熱點追蹤|「攬炒」惡果 海洋公園終將成港人集體回憶

海洋公園負債纍纍須政府打救。(點新聞資料圖片)

文/黎岩

香港海洋公園在黑暴蹂躪和新冠肺炎疫情的雙重夾擊下身陷財困,負債纍纍,瀕臨破產結業。港府日前向立法會申請54億港元,試圖救活這個養了大熊貓、中華白海豚、企鵝等7500隻動物,並提供各種機動遊戲娛樂的主題樂園。海洋公園作為一個具有香港本土特色的主題公園,是許多人的「集體回憶」。救?還是不救?能否救活?能活多久?再度引起了港人的深思。其實,對更多的港人而言,海洋公園已然成了「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雞肋。

2003年「沙士」(SARS)疫情衝擊過後,中央政府一以貫之全力扶持香港經濟復甦,推出全面「自由行」,訪港旅客大幅上升,一度為海洋公園遊客人數帶來新的高峰,成為海洋公園盈利的主要渠道。「佔中」騷亂、修例風波和新冠肺炎疫情三大因素,尤其是反中亂港政客煽惑教唆的「掃蝗」(歧視、排斥、驅逐內地客),令訪港旅客數字急跌,主要依賴內地客源的海洋公園便不可避免地落得個日薄西山,氣息奄奄的可悲下場。

截至2019年 6 月,海洋公園收入 17.3 億,但經營成本卻佔收入高達 88%,顯示實際收入甚微,其前景自然是岌岌可危。在反中亂港勢力操縱下的香港持續動蕩不穩的客觀情況下,海洋公園近年就像一個患癌的垂垂老者,正處於慢性死亡狀態,新冠肺炎疫情不過是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即使疫情過去,亦難天真地指望公園業績馬上反彈。因為暴徒對內地遊客的侮辱甚至襲擊,已經給內地遊客留下了可怕的集體回憶,這種痛苦的記憶就如同新冠肺炎病毒一樣,相信三五年內難以煙消雲散。

早在今年一月,海洋公園已透過特區政府商經局申請撥款 106 億,以推動「全新定位策略發展計劃」(「百億大計」),全力發展建設六大園區新項目,試圖標新立異推陳出新令海洋公園重新再出發。與這百億大計相比較,今次的54億撥款明顯屬治標不治本,未來必定需要更多撥款資助其改建重建擴建,方能繼續營運下去。這就如同病人只是服用了速效救心丸,要解決根本問題必須實施搭橋手術。

關鍵的問題是,海洋公園是否值得天價保留?假如是一個病人,基於人道人倫,就算是賣屋賣地,耗費天價,也要不惜一切搶救救治。因為那是生命,義不容辭。但是對一個公營的商業機構,儘管是支撐香港旅遊業,吸引遊客的支柱產業之一,但是,計算每年吸引的遊客及其成本效益,考慮當前及今後較長時間的香港社會客觀現實,是否有必要倒百億錢入海?

從商業角度看,賺錢時公園定位是立足國際的全球主題公園;虧損時,公園又期期艾艾地變回「香港人的主題公園」,標榜香港人的集體回憶,兼顧保育與教育。海洋公園不能一方面呼籲港人高價買票撐場,一方面又要求港府拿出納稅人的巨額款項去搭救。海洋公園飼養園內動物的成本每年不過 1,300 萬,與其燒錢繼續擴建卻不知顧客在哪裏、回本無期的各種並非新奇新異項目,不如返樸歸真改建成香港動物園,或將成為海洋公園最優最終的選擇。這樣既可以象徵性地繼續保留所謂的集體回憶,又可以避免港府百億泥牛入海。

海洋公園目前對於港人的價值,撇除老調重彈的虛無縹緲的集體回憶,大概就只有保育與教育意義而已。豪使百億只不過是購買一個名不副實的集體記憶,這個代價也太沉重了。前特首梁振英12日在其fb發帖表明:「政府是時候放手了,就讓海洋公園成為攬炒的第二個受害旅遊點吧。」因為有人不斷「攬炒」,「內地遊客不來,海洋公園的財政是無底深潭。」一句話,黑暴縱火「攬炒」燒毀了港人的集體回憶。

旅遊是香港持續發展的4大支柱行業,對零售、飲食和酒店等行業十分重要,主題公園素來吸引本地及外地家庭旅客,相比另一個主題公園香港迪士尼樂園,海洋公園顯然沒有更多的優勢吸引國際遊客,尤其是在內地類似的機動遊戲樂園遍地開花的情況下,更難以期望內地遊客跋山涉水前來在烈日炎炎的暴曬中排隊玩跳樓機。因此,海洋公園確實沒有生存的理由與必要,甚至也沒有未來生存的可能。彈丸之地的香港確實沒有必要存在兩個相似的機動遊戲樂園,與其兩虎相爭,不如忍痛割愛。長痛不如短痛,讓海洋公園徹底轉型為香港動物園,只須年耗數千萬元即可保留園區的動物項目,大熊貓盈盈與樂樂可以繼續樂不思蜀,繼續擔當其保育與教育使命。反之,港府完全可以利用對海洋公園土地開發的龐大資金尋求發展新的旅遊項目。香港擁有不比巴厘島、布吉島差的海洋資源,完全有條件利用眾多離島發展類似巴厘島、布吉島這樣的旅遊度假中心,一樣可以吸引眾多的國際遊客及身處內陸的內地遊客,一樣可以解決2000人的就業,唯一不一樣的是,可以避免與迪士尼樂園惡性競爭。

當一個所謂「香港人的主題公園」,只在最潦倒的時候才記起港人,並一再哀求港人出手搭救之時,其地位已經不復往昔,其價值便已慢慢消亡。此情堪待成追憶,是時候讓海洋公園歸於回憶了。香港的明天毫無疑問不在海洋公園。文牘官僚盛行的香港官場,確實要換換思維,如果繼續墨守成規,按部就班,要想成為港人的集體回憶恐怕有點難。

發佈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