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 27 10 月 2020
首頁 / 觀點 / 來論 / 來論 | 黑暴再來之三:黑暴邏輯:泛民、黃媒、黑手

來論 | 黑暴再來之三:黑暴邏輯:泛民、黃媒、黑手

文/高強中

黑暴力量的組成,主要有五種力量,黑暴、群眾、泛民、黃媒、黑手。黑暴就是每一次暴力事件的前鋒、破壞的中堅,在街頭放火、打人的主要力量;但是他們卻不是事件的推手,他們是事件的棋子,所以我們不必深究他們背後的邏輯。另一類是群眾,群眾就是黃媒的終端,他們可以因為看到一則新聞,可以與家人口角半天、和同事冷戰十日,又一直抱怨政府無能、社會不公,但除此之外,他們也沒做什麼。如果他們不幸地晚上在旺角附近看見黑暴與警察對峙,他們會繞道旺角東站搭東鐵再轉乘地鐵回家。

因此,本文最主要探討的是推動黑暴事件的三個力量:泛民、黃媒、黑手,他們有着各自的邏輯和不同目標,但又服從於同一的力量和目的。所謂知己知彼,希望以一篇短文引起大家的討論和思考。

泛民,主要指立法會議員,也可以包括區議員。他們要服從三方面的利益:選民的利益、反對的利益、黑手的利益。代表選民利益是代議政治最基本的特質,但「少數服從多數」卻是代議政治能夠帶領社會前進的重要共識。然而,泛民發現,他們作為議會的少數派,如果他們不反對政府的建議而玉成其事,那功勞就會歸於政府,泛民就會被邊緣化。所以,他們任何事情都加以反對,因為反對之下百事俱廢,那民怨就得以累積,他們的支持就會上升。令事情更複雜的是,泛民不只是台前的政客,更有台後的黑手。泛民要求每一次選舉都公平公正,但是卻在黑幕之中進行自己的選舉。除了形象討好之外,沒有人明白為何一個飛機師、一個美少女、一個不入流的演員,都能成為泛民政黨的新星。

黃媒,包括紙媒、網媒、電視、電台,有組織地推動黑暴事件。他們要服從於商業的規則、黑手的指示、用戶的喜好。媒體要服從商業規則,這是商業社會的基本原理。但是香港的紙媒在幾乎完全沒有廣告的情況下,保留其中一個最大的記者隊伍;香港的網媒更只是依靠讀者捐助,就可以聘請成百上千的編輯採訪美工人員。無疑,那些讀者捐助都有着特定的來源,而這些黃媒的員工,都要服務於黑手背後的目的。黃媒口中的新聞自由,只包括記者反對政府的自由,並不包括記者支持政府的自由;他們的編採自由,則是在總編完全了解老板意思之後的自由。至於用戶的喜好,不好意思了,還是政治先行吧。

黑手,一般就指「禍港四人幫」黎智英、李柱銘、陳方安生、何俊仁等人,他們背後是否有人就不得而知。就黎智英等人而言,我們在枱面看到的,就是去年他曾經去美國,見過美國副總統彭斯、見過國務卿蓬佩奧、見過民主黨的眾議院院長佩洛西。一個既不是什麼聯合會主席,又不是什麼總會會長的人,居然能夠得到全美共和民主兩黨領袖的接見,這是不尋常的事情。但是,新聞的線索也到此為止,到底誰是中間的接頭人?誰是真正的黑手?他們會不會以香港的穩定,與中央或與香港政府進行交易?都是我們未能夠知道的。唯有枱面上的,就是黑手是代表着美國的反華力量,這是黑手想讓大家都知道的。

綜上所述,泛民、黃媒、黑手,是黑暴事件最核心的推手。他們共同服務於同一個力量,有着相同的目的,而同時他們又有着自己的算計。泛民同時要去討好選民,希望在下一次選舉中能夠保住自己的議席;黃媒要每天去計算用戶的數目,要去以突出的話題,吸引市民的眼光。

明白了這些之後,我們就能夠對於這些對手,以及他們的目標,進行有針對性的對抗。就是說,我們要在街頭的前線勝過黑暴的衝擊,要在議會的選戰勝過泛民的反對,要在網絡的輿論勝過黃媒的煽惑,並且要建立堅固的陣地,擋住黑手隱形的包圍。為了香港美好的明天,我們必須打擊黑暴,我們別無選擇,必須要贏。

發佈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