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 5 12 月 2020
首頁 / 編輯推介 / 熱點追蹤|暴徒們,一起算算秋後的黑帳

熱點追蹤|暴徒們,一起算算秋後的黑帳

暴徒瘋狂砸毀港鐵設施。(點新聞資料圖片)

文/黎岩

套用英國著名浪漫主义詩人雪萊的《西風頌》中的名言,夏天來了,秋天還會遠嗎?持續近一年的黑暴暴行迄今仍未見銷聲匿跡,反而有死灰復燃、捲土重來的可能,並且進一步演化為令700萬港人惶恐不安、膽戰心驚的本土恐怖主義襲擊。長達11個月的黑色暴行,給香港社會政治經濟民生法治等方方面面帶來了難以估量的衝擊破壞。雖然直接的經濟損失在大量客觀數據的基礎上可以估算,但潛在的損失卻永遠無法計算清晰。當下述這些基於事實的痛心疾首的統計數據一一羅列在人們眼前時,希望也能觸發觸動暴徒們有一點人性理性地反思反省。

1.財政赤字預計高達2800億

近期有專家分析預測,香港今個財政年度財政赤字預計可達2800億元,短短半年時間,香港財政由過往持續年盈餘,因為黑暴(還包括新冠肺炎疫情)一舉扭盈為虧,正負值差額3000億元,700萬香港人無端端人均痛失4萬元。

2.10年耗盡財政儲備11070億

香港特區政府上年度財政儲備約為11070億元,根據專家推算,倘若目前的經濟形勢持續惡化,估計10年內財政儲備將耗盡。按此推算,倘若黑暴持續破壞搗亂,港人須為此人人買單15萬元。

3.5000警員加班費高達10億

修例風波自去年6月爆發以來,警方動員部署了大約5000名警力,全力維持最基本的社會秩序,單是這大半年的警員加班費已接近10億元。根據傳媒報道,鑒於黑暴死灰復燃,警方決定重整旗鼓,再度集結5000員警力,以應對各種突發情況,若以此情況推算,到今年年底警員加班費用分分鐘將突破20億元。羊毛出在羊身上,港人不得不人均支付300元。說來可笑,暴徒可能利用父母給的有限的零花錢在「衝鋒陷陣」,你的父母卻在為止暴制亂的警察支付加班費。客觀上講,沒有一個警員願意捱生捱死去掙這份用血與淚換來的辛苦錢。

4.8000要犯法庭審理耗費80億

修例風波迄今已經有約8000人犯案被捕,姑且不說警察需要花費龐大的警力去調查搜證以便起訴。全港各級法庭未來數年內不得不花費主要精力去審理堆積如山的案卷,依照香港法庭的審理進度,假如審理一人平均需要花費10小時,按香港司法系統的天價收費,綜合律師法官等各人所需,一個小時耗費10萬元應該不是誇張的數據,也就是說法庭審理一個嫌犯大約花費100萬元。粗略統計,8000人全部審理完或許要耗費80億元,當然,許多要犯是同罪同夥合併審理,法庭最終耗費未必會有這麼多。不過,這中間最開心的就是那般縱暴的黑心律師,因為他們未來數年有得撈,不愁沒生意。這也許正應驗了那句老話,賣雨傘的盼下雨,賣棺材的盼死人。

5.公用設施損毀直接損失2億

喪失理智理性的暴徒以砸毀自己的家園為目標,半年來持續損毀全港公用設施,主要以交通燈及破壞行人路為目標,僅僅交通燈及路邊欄杆被毀,初步估計損失以億元計算,倘若再加上馬路邊的磚鋪路面被損毀及維修,至少需要2億元。

6.地鐵砸毀修繕耗費5億

地鐵是暴徒作案後逃遁最為便捷的交通工具,可笑的是,失心瘋的暴徒一夜間把他們的最愛變成了最恨。其實他們所恨者為港鐵未能助紂為虐,港鐵為了自保不得不關掉部分站點,在特殊情況下不得不調整運行甩站飛站,如此就招來了暴徒的仇恨,引致暴徒瘋狂報復,閘機售票機、票務中心等設施遭到了暴徒瘋狂的打砸。據地鐵方面測算,損失大約為5億元,這還不包括地鐵為停駛,緊急調動接駁巴士,以及停駛期間的票務損失,這筆損失或許更是財物損失的數倍計。港府是港鐵大股東,也就是說,港人是港鐵大股東,港鐵的損失,最終還是要由港人買單。

7.兩間大學破壞修繕3億

修例風波期間,香港發生了一件令全球嘩然的荒唐事,就是大學竟然被暴徒佔據成為暴力中心,香港中文大學,香港理工大學由於位處交通要衝,便成為暴徒最理想的根據地,再加上大學各種實驗室,器材齊全(甚至包括射擊訓練用的弓箭),尤其是各種不知名堂的化學試劑,成了喪心病狂的暴徒加工製造武器的至愛。兩間大學遭到了暴徒極為瘋狂的蹂躪,中文大學估計損失約為7000萬元,理工大學損失大約為2億元。還有看不見的損失更大,香港大學聲譽一落千丈,國際排名從前10位的排名一下子跌到三十開外,這個損失恐怕用10億元也難以買回來。可以說一個戴耀廷毀了整個香港大學。問題是,已經是戴罪之身的戴耀廷迄今未受到香港大學任何懲處,他迄今仍然是港大法律學院副教授。更為可笑的是,校方迄今無動於衷,連象征性的內部紀律聆訊都未曾召開過。一個字,怕,暴徒惹不起。

8.交通阻塞停工一日損失65億

暴徒為達目的可謂無所不用其極。期間多次用各種手段阻斷交通線以圖阻擾市民正常返工,甚至不惜草菅人命,採取各種危險手段,包括高處擲物,向鐵路路軌扔單車,向高速公路扔傢私等等,試圖阻斷港鐵及吐露港公路,嚴重影響全港200萬打工仔返工。按照2019年全港總產值24022億元計算,全港打工仔若停工一天,全香港損失社會財富約為65億元,也許只有不帶偏見的統計學家才能夠計算精確。

9.遊客大幅減少單月損失50億

香港旅遊業目前基本上是零客流,雖然疫情是至關重要的因素,但其實早在疫情爆發前的去年12月乃至今年1月份,來自內地的客流已經大幅減少。旅發局提供的數據顯示,2020 年 1 月訪港旅客數字為 320 萬人次, 即每日平均約10萬人次,與去年上半年平均每日20萬人次比較,按年下跌 53%。按過往人均3000元的消費水平,失去160萬客流,意味著單就旅遊全港單月損失高達50億元。

10,立會停擺公務員停工損失逾億

暴徒將公權力當作攻擊目標,瘋狂打砸政府總部、立法會,甚至高等法院與終審法院,逼使公務員無法返工,立法會無法運作。去年7月1日暴徒嚴重砸毀立法會大樓,除造成直接財物損失6000萬元外,還直接導致立法會不得不提前兩周休會,以60名議員月薪20萬元計算,兩周大約為半個月薪水10萬計算,單是議員薪水部分,納稅人就白白支付了600萬元,加上偌大立法會所處的中環核心地段租值及立法會全體工作人員的服務開支,暴徒砸毀立法會直接損失近1億元,這還不包括因為延誤審議各種工程撥款,直接導致的工期延誤,以及由此衍生的賠償等等。再加上縱暴派議員郭榮鏗肆無忌憚地拉布癱瘓立法會內務委員會所造成的數千萬元損失,最終都只能由納稅人承擔。

以上只是可能粗略看得到的部分數據,還有許許多多潛在的更大的損失或許要假以時日才能慢慢浮出水面,包括諸多中資國企被裝修造成的損失,隨時可能多達數億元,這筆錢看起來未必由港人承擔,但這些國企中資由可能為改善服務而增加更多的服務費用,提高商品價格,最終還是要由港人買單。問題不在於要彌補社會經濟的千瘡百孔,更大的問題在於社會陣營的撕裂,港人精神上的撕裂,成為一道刻骨銘心的傷痕,沒有人敢肯定地回答,這道心靈傷痕幾時可以癒合。

昨日是一年一度的母親節,當千千萬萬個孝順兒女扶老攜幼去商場孝敬父母一杯感恩辛苦茶時,暴徒竟然沒有人性地瘋狂騷擾各大商場,確實寒了天下父母心。筆者在本專欄曾提醒過暴徒,期待自身難保、戴罪候判的黎智英養你一世是絕對沒可能的,唯一可期的不過是陳日君對你輕描淡寫的祝福:願上帝保佑你。

 

發佈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