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 25 11 月 2020
首頁 / Hot News / 講真D|DQ:應對「攬炒派」的重要武器﹗

講真D|DQ:應對「攬炒派」的重要武器﹗

文/馮煒光

5月5日新聞報道2016年時被DQ的梁頌恆和游蕙楨敗訴,兩人要向立法會退還薪津,合共186萬港元。這則新聞令梁游這兩位「已完」再次進入公眾視綫。梁游二人本有大好政途,但因為「港獨」思想,兼且在立法會宣誓時侮辱國家,至令自己政途盡失,還要背負近200萬港元債務。如何清還,筆者存疑。

說梁游是「已完」還因為在「攬炒派」陣營中,「梁游」背負上「累街坊」的原罪;因為「梁游」事件觸發了另外4位議員也被DQ,他們是「長毛」梁國雄、劉小麗、姚松炎和羅冠聰。雖然他們4人是在2017年7月中才被法庭裁定DQ,但他們4人同一時間被裭奪議席,令「攬炒派」在立法會聲勢大為減弱,而這4人的政治前途也可以說是「已完」。

「長毛」本來是2004年立法會選舉的傳奇,他在不被看好的情況下,推著木頭車四處宣傳,最後成功晉身立法會,並開了在立法會宣誓時加入不抵觸誓詞內容字句的先河。「長毛」之後一路凱歌猛進至2016年立法會選舉。但「上得山多終遇虎」,「長毛」一向喜歡以立法會宣誓作表演,終被法庭裁定是不莊嚴宣誓,即時失去議席,終結了他13年的立法會生涯。儘管過去2年多「長毛」不時以示威來「擦其存在感」,但「長毛」的政治能量,已今非昔比了。2014年時「長毛」被爆出曾私下收受黎智英逾150萬港元的金錢,雖然「長毛」最終脫罪;但今時今日失去立法會議席,政治能量大減的「長毛」能否再獲金主垂青,筆者存疑。

姚松炎本來是「攬炒派」在功能團體議席上的關鍵少數,徧徧姚要在宣誓時學「長毛」一樣「加料」,最後被法庭裭奪議席。姚後來參與了九龍西補選,但鎩羽而歸。今時今日,還有人記起這位「已完」?

劉小麗本來有個「小麗教室」的組織,又是大學講師,並成功在2016年時拿下九龍西立法會議席,風光一時無兩。但卻以「龜速」作立法會宣誓,最後在2017年7月時和「長毛」等一同被裭奪議席,到了今天還有人記得劉小麗?

4位被法庭在2017年裭奪議席的,只有羅冠聰仍是大學生。由於年輕,故獲美國人青睞,還可以「入讀」美國最高學府(這方面,我國的一流大學對愛國愛港青年的「照顧」,便望塵莫及)。不過一場疫情,盡顯本性,一直崇拜美國的羅,也選擇回來一貫被他狠批的不民主的香港。這一定傷透美國人的玻璃心,原來號稱民主自由最高典範的美國在疫症面前,竟敵不過還未實行普選的香港,至少羅冠聰是這樣認為。羅儘管年輕,但羅還有政治能量?還能再當選立法會議員?他除了被美國人用來點綴,他還有甚麼政治作用?

盤點這6位「已完」,可以看出DQ是應對「攬炒派」的重要武器。「DQ一出,攬炒即完」,因此筆者深信日後史家評斷香港史,梁振英政府對國家對香港的其中一個重要貢獻便是:毅然祭起DQ大棒,為國家為香港掃妖除魔。可惜到了今屆林鄭政府,儘管「攬炒派」郭榮鏗等人為了阻礙《國歌法》而令立法會空轉超過半年,但林太仍然很「仁慈」地不出動DQ,到昨天(5/5)還說希望立法會內務委員會盡快選出主席,不希望有打鬥。(林太又在做「香港最高評論員」,而不是在做「香港最高領導」);而在2017年7月「長毛」等4人被DQ時,林太又很「仁慈」地慷香港納稅人之慨,不追討「長毛」等4人每人逾200萬港元計的薪津,「放生」了這4人。去年1124區議會,又只DQ了黃之鋒一人,致令「港獨」派候選人長驅直入區議會。林太或許忘記了一個事實:對「攬炒派」仁慈,便是對港人殘忍,也是對國家的不義。

歷史告訴我們,對國家民族不義的人是要還的﹗不過AO(政務主任,AdministrativeOfficer)出身的林太,可能對中國歷史不屑一顧,嗤之以鼻﹗(作者為香港特區政府前新聞統籌專員)

發佈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