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 28 11 月 2020
首頁 / 觀點 / 來論 / 來論 | 從五四精神批駁黑暴邏輯

來論 | 從五四精神批駁黑暴邏輯

文/高強中

一百多年前的5月4日,在北京炎熱的黃土路上,以北京大學為首的大學生舉行集會遊行,高喊著「外爭國權、內除國賊」的口號。去年的香港,有一群黑衣人,蒙著臉,走進了開著冷氣的商場,破壞了食肆、銀行、地鐵,投擲燃燒彈。有人會問,他們不都是抗爭嗎?他們不都是學生嗎?他們不都是有暴力嗎?對於這些問題,只能鄭重地回應一個字:不! 五四的學生,與那些黑暴青年,絕對不是同一種人。

五四的學生,他們是進步的;但香港的黑暴,他們的宗旨是「攬炒」。他們因為自慚形穢,所以不允許別人光鮮亮麗;他們因為自暴自棄,所以不允許別人積極向上;他們因為看不見明天的出路,所以不允許別人擁有光明的希望。這就是「攬炒」的黑暴邏輯!像陳浩天之流,30歲的他,無所事事被人利用成為政治工具,在家裏吸食大麻,這肯定是沒有前途的了,所以他想與香港同歸於盡,高喊「攬炒」! 「攬炒」!「攬炒」!但五四的青年,他們是進步的,他們是熱血的,他們希望有一個富強的國家,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去救國救亡,這兩種人就是雲泥之分、天淵之別。

黑暴是暴力的。有人會問,那五四的學生不是也曾經火燒趙家樓?背後根本的不同,是五四學生最後全部被送進了警察局;但香港的黑暴,他在擲汽油彈、燒裝甲車,破壞港鐵、銀行、餐廳、商店,圍毆遊客、市民,襲擊警員……之後戴上一個自卑的黑色面具,套上羞愧的黑色外套,就獐頭鼠目地離開了現場。只有在網上,才敢誇誇其談,接受別有用心之人的阿諛奉承,但大家都知道,如果你撕開他的黑面具,裏面只是一隻可憐的蟲。對,就是那可憐的「曱甴」。但,五四的學生,大多都有名有姓,羅家倫、傅斯年、張國焘,後來多數是改變中國歷史的人。

另外,黑暴邏輯,是需要金錢去支撐的。有心人放風說黑暴青年已經窮得沒錢吃飯了,走上前線的,就有了八達通、食物券、超市現金券隨便任取;大量的高價防毒面具、雨傘、防護裝備任取。在逃走時,會有月薪近十萬的議員為他格擋;上法庭時,會有豪華的律師團來哭喊求情。 這背後,難道真沒有一個組織?我不相信!但五四的青年,那些被送進監獄的大學生,有的只是一個憂心忡忡的校長蔡元培,形單隻影、孤身落魄前往保釋,但可惜的是,蔡元培先生在香港的墓地,居然也被黑暴破壞了。

說了這麼多,還是談談未來,談談希望,談談正義吧!五四精神,過了100多年,還是光輝燦爛,主要因為三個原因:

第一是愛國精神。五四學生,他們都是非常愛國,是救國救亡的先鋒。他們首先是擁有對國家文化深厚的認同,當他們奮然而起,想起的是「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偉大情操,想起的是「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的民族責任;第二,他們的愛國心表現的,是對國家人民強烈的責任感,那一代的五四學生,在他們的小小腦海中所思考的,是四萬萬中華兒女。

五四的第二層精神是進步精神。為了救國救亡,他們願意去學習一切利國利民的思想和方法。最著名的當然就是「德先生」和「賽先生」,他們期望民主與科學能夠拯救當時那個貧弱的國家。他們同時也不吝嗇引進法國的啟蒙主義、美國的實用主義、英國的自由主義,當然最重要是引進在俄國成功了的共產主義。但反觀黑暴,他們只願意躲在英美老爸那一種民主自由的虛幻說法之中,卻不肯看看全世界遍地的民主碎片,更不敢越過深圳河體會國家的進步和強大。

第三,五四精神最感人的,更是一種一生奉獻的精神。你看魯迅先生寫過「我以我血薦軒轅」,周恩來總理寫過「為中華之崛起而讀書」。在1919年,魯迅先生38歲,可算是一個大齡青年了,但他卻堅持用他餘下的生命,以文章去喚醒中華民族的靈魂,所以鑄就了我們的「民族魂」。周恩來總理,那一年才20歲,但他其後努力學習,省吃儉用去了法國勤工儉學,回國後竟是用一生的生命,為國家努力付出,成為被國共兩黨乃至世人所敬重的偉人。那一代五四學生的奉獻精神,讓人動容。

最後,如果你是「黃絲」,你應該看不到我的文章,但如果你看到,那請你收手,不要讓你那高貴的自私,把少不更事的青年學子送上犯罪深淵,讓他們付出青春熱血和年少無知的代價;如果你是「藍絲」,那希望你把我的文章轉給年輕人看,讓他們乘著國家崛起的機遇,實踐民族復興的理想。 如果你是年輕人,那你應該看到,國家已不再需要你走上街頭高呼救亡,國家卻已經為你打下了強大的基礎,已為你鋪開走向世界的康莊大道。一個強大的國家是多麼需要你,香港的年輕人,大家共同努力,在東方巨龍的肩膀上,創造一個屬於中國的二十一世紀。

發佈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