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 4 7 月 2020
首頁 / Hot News / 來論|蓬佩奧瘋言惡語反證23條立法的迫切性

來論|蓬佩奧瘋言惡語反證23條立法的迫切性

文/紫光山人

美、英行事從來都是以反華、遏華爲己任。按國際慣例和準則,中國政府及其特區爲自己國家的國安法立法,是一個主權國家的內政,關外人屁事?

一個主權國家的內政之執行斷不會因美、英等外部勢力反對就不去做。比如朝鮮、伊朗等國, 佢哋會不會因美、英等國家的出口術式強烈反對,因而就不立國內法呢?

老美蓬佩奧前天就基本法23條向國際社會公開表達反對態度,可謂赤膊上陣。 這從另一個角度詮釋了爲何港府遲遲不能爲基本法23條立法,以履行港府憲制責任,堵塞國安漏洞之端倪。

縱觀當今國際大勢, 在以美、英爲代表的反華勢力步步進逼之下,香港已成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與美、英等外部勢力聯手遏華之間的要衝,一個顛覆基地,俗稱的橋頭堡,這是兵家必爭之地。

由去年中至今的十個多月社會暴亂,已清楚顯示不單是香港本身受到衝擊,亦已引申至對整個中國的國家安全和發展利益受到衝擊。 這如同蟻穴正一步步侵蝕特區社會的大壩,再不急急處置,終將導致特區社會大垻的崩潰。

中央及「兩辦」領導人已經站在當今天下大勢和歷史的高度去看香港在維護國家安全方面所出現的短板和漏洞。 而林鄭特首對這個問題的認識和作爲有緊跟中央的立場和高度麽?

以我個人觀察林鄭在港府施政近3年就國安法工作方面的所作所爲,她與中央就國安法必須馬上完善和建立、健全相關執行機制之立場和高度是背道而馳, 或者講是除了敷衍還是敷衍。

打個不太恰當的比喻:多年前香港曾發生新馬師曾家族爭産案, 一方是以祥嫂爲代表(這里權且比喻中方); 一方是以鄧兆尊爲代表(這里權且比喻美、英方)。  而祥嫂及鄧兆尊這二方因爭奪祥哥遺産,他們的立場和利益是絕緣相反的,且不可調和。 而這二派中的執行人和支持者其立場和觀點也是十分鮮明和唯一的,斷不會當中有人公開走出來既支持祥嫂奪得遺產,同時又公開支持鄧兆尊爭得遺產(俗稱的騎墻派)。

而林鄭作爲中央授權及任命的香港特首,她的立場和高度應該義無反顧站在中央一邊(在比喻中的祥嫂這邊)。 但世事無絕對,這林鄭表面是站在中央(祥嫂)這邊,(她如果連這表面功夫都不會做,她還能當一天的特首麽?),若以基本法23條的工作進程來審視,她更多的是站在美、英(比喻中的鄧兆尊)一方, 這也是建制民眾所常常垢病港府中人:身在漢營心在曹。

以國安法23條爲討論主旨,中央及「兩辦」早已清晰表達立場和做法,要盡快爲香港的國安法補短板(馬上爲基本法23條展開立法程序)。而對家蓬佩奧也同樣地表達了淸晰立場和做法,他們反對港府爲基本法23條立法。 這兩者對港府所表達的是截然相反的立場和意見。

林鄭身置其中怎樣做呢?  對著這二個截然相反的立場和意見,只能二取其一。 難道她還要多思多慮、六神無主麼?她難道不知道美國以所謂的《香港人權法》來制裁香港,這東西是泛民反中亂港的港奸到美國國會爲美、英等外部反華勢力招搖撞騙、配合反華、欺師滅祖的反動産物麽?難道不知道這是美、英等外部勢力爲打擊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對我中國天朝的政治訛詐麼?俗話説屁股決定立場,到底她是中央和特區的人民公僕還是美、英反華勢力的奴僕(諸如她的師姐陳方安生)?

現在看來, 林鄭更多的是把蓬佩奧等反華急先鋒的恐嚇和部署作爲聽得入耳之工作心計,把老美對中國香港的訛詐吓到腳軟。老美揚言:港府不要爲基本法23條立法,不要去打壓香港的民主、人權、自由,香港近十個多月來所發生並不是什麽社會暴亂,而是港人守法、和平、爭取民主的正當行爲(這實際是國際反華的大演湊)。否則老美會根據中、港違反《香港人權法》等等對香港施以一系列經濟制裁。

另一方面林鄭則對中央及「兩辦」就國安法的立場和指示暫且高枕一放,她不會公然違抗,但肯定是敷衍再敷衍,因爲內心已跟上了英、美的指揮棒,受了他們的政治訛詐(同英、美頂著幹,萬一受制裁怎么辦?)。故會以懷柔、溫水煮蛙的方式,置香港動亂的止暴,置香港國安法的補短板(緊急立法),甚或在中、美大國博弈,事關國家生死存亡的大事大非問題上,以其師兄曾蔭權式的「香港仔」特性,採取懶懶閑、緩奮進、騎墻派。她們沒有站在維護國家整體利益的立場和高度,意圖二邊都不得失,或在中、美大國的博弈中走平衡,這種人版正是哲人所指:爲官避事平生恥。

發佈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