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 31 10 月 2020
首頁 / 編輯推介 / 熱點追蹤|香港檢疫為誰而延?

熱點追蹤|香港檢疫為誰而延?

文/劉世寧

香港特區政府28日宣佈內地及澳門抵港人士強制檢疫14日的規定將延長一個月,29日生效,又明言跨境學童和某類人士可豁免延長的檢疫安排,那麼5月7日到期後的1個月強制檢疫究竟為誰而延?本港今日已連續4日未有新增個案,而近期「限聚令」「停業令」等防疫措施已經令不少市民感到疲倦,加上天氣轉暖市民外出增多,甚至連非法集結都已經重新出現,防疫從思想到行動上都出現了鬆懈的跡象。

因此,特區政府恰在此時延長檢疫規定時效,恐怕很難循單一方向去理解,整體來看,更是從抗疫大局出發,理性、冷靜判斷的決策,防止重蹈新加坡抗疫功虧一簣的覆轍。延長檢疫規定1個月,對於香港逐步恢復生產生活秩序和經濟活動當然是不利的,也令不少引頸期盼恢復跨境人員往來的持份者感到失望。但從全港社會高度來看,徹底控制直至從疫區除名,更符合全社會的總體利益,也是防止新的社區大規模傳播出現的必要手段,不要問檢疫為誰而延長,它是為了生活在香港的每一個人而延長。

延長一月有理據 政府欠詳細拆解

香港大學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栢良上月曾在受訪時表示,若本港連續28天無新增本地個案,則中小學可以考慮復課。換言之,28天在傳染病學上有指標性意義,相等於兩個14天的強制檢疫週期,應該可以視為無本地社區傳播之虞。此外,全國「兩會」的召開時間也已確定在5月下旬。媒體引述消息指,教育局與學校商討的復課時間,可能會在DSE(文憑試)結束後,即最快5月26日讓部分學生復課。因此從防疫、政治和社會角度來看,延長一個月抵港人士強制檢疫安排無疑是適當的,略為長於28天既能滿足傳染病控制的要求,又不至於因為延長太久而失去政策上調整的靈活性。

不過,此次政府宣佈也凸顯出準備醞釀不足的問題:既然已經讓公眾知悉有兩類人士可以獲豁免檢疫,即跨境學童和對香港經濟發展利益有關的專業人士,就應該在延期同時推出實施細則。而現在的狀況卻讓人有點摸不透,甚至想對跨境學童說一句「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問號?」,原因就在於,符合豁免條件的人士自己並不能在政策公佈時得知自己是否在豁免範圍內,而更讓大部分人覺得迷惑的是,自己何以被排除在「對香港經濟發展利益有關的專業人士」之外?是否有欠公平?而這些細則政府並未立即回應,只說交由教育局研究學童有關安排,商經局研究對香港經濟發展利益有關的專業人士安排,再讓符合資格人士去申請。這種行事風格在面對疫情與時間賽跑的作風之下顯得格格不入,也就難免招致一些議論了。希望教育局在考慮有關問題時,也能一併考慮到跨境學童的陪同人員如保姆、家長的過境安排;而商經局也要積極考慮一些與工作相關有跨境需求,但並非持有商務簽證的人士,如赴京參加「兩會」的全國人大代表和全國政協委員,以及需要採訪上述活動的香港傳媒,在返港後的安排如何,而不是直接以豁免人士需接受醫學監察和病毒檢測敷衍過去。

避事心態需改變 未來安排需長遠

若是對2月初那場「醫護以罷工治病救人」的鬧劇還記憶猶新的話,相信大家也不會對政府此次公佈政策的時效有何懷疑了,因為政府還是那個政府。2月初「控關」措施上始終被詬病的「慢半拍、唧牙膏」現象,在逐步解除各類防疫限制上仍然得以體現。特區政府似乎是被之前的所謂「罷工」嚇破了膽,政策調整上極為保守。這並不是指要突然一下全面「解禁」,讓香港回到不設防的狀態,而是說在公佈這次的延長強制檢疫安排時,就應當回應兩方面的公眾關切:首先是這次延長安排後的規劃部署。如果說市民之前對5月初香港放寬檢疫有期待,那麼這次延長之後,市民們可能真的不知道要以何種心態來面對下次的6月7日了。這種不確定性無疑會帶來心理上的不安,加劇市民對施政的信心流失。

其次是香港與內地特別是廣東省兩地的檢疫安排不協調的問題。廣東省之中,又以毗鄰香港的深圳最突出。在「一國兩制」方針下,香港檢疫安排當然可以自己話事(說了算),但若沒有與廣東的雙邊協調,香港單方面宣佈局部放寬入境檢疫其實在實際層面的作用就不大了。筆者也向實際有跨境需求人士多番了解,他們表示在廣東省特別是深圳市的防控措施「減辣」前,不會考慮過境公幹。特區政府在考慮有關安排時,仍然欠缺「灣區一盤棋」的戰略思維。作為粵港澳大灣區的龍頭,特區政府顯然履職擔當不夠,在粵港澳聯防聯控基礎上,如何協調好三地的防控措施同程度、同步、雙向實施,應當是特區政府在下一階段需要重點思考和解決的方向。之前跨境貨車司機的口岸病毒檢測問題尚未妥善解決,延長檢疫安排上又暴露出來相同的問題,只能歸結於特區政府在協調方面太保守太被動所致,否則也不會被同一塊石頭絆倒兩次了。

檢疫措施需改善 亡羊補牢猶未晚

早在特區政府推出家居檢疫和檢疫流動程式以及檢疫手環之時,就遭到不少批評,指家居檢疫漏洞太多,更有甚者還公然違反家居檢疫出門食飯,或者剪斷手環發相片到社交媒體。恰逢延長檢疫安排,特區政府也確實需要在堵塞有關檢疫漏洞方面做足工夫了。最初傳出疫情消息的武漢市,在極短時間內建起了兩座臨時醫院,一夜之間多座公共設施、體育館等場所被徵辟為方艙醫院,這才遏制住了起初居家隔離造成疫情在社區特別是家庭內不受控制地傳播的勢頭;一河之隔的深圳,以酒店作入境人士隔離設施,由專車直接送往酒店,檢疫期間費用自理,並會對相關人士進行病毒檢測。反觀香港目前實施的檢疫措施,既無法保障同居一室的家人或劏房戶之間的交叉感染,又沒有切斷從入境至返回家中期間乘搭公共交通工具時可能發生的傳染途徑,病毒檢測樣本還需要家居檢疫者找親朋送往指定收集箱後送政府化驗所化驗。若是政府能夠亡羊補牢,及時改進檢疫中出現的問題,那麼相信在逐步放寬檢疫之後,香港也不會出現新一輪的大爆發;反之,則香港面對疫情重來和黑暴再臨的雙重風險,前景堪憂。

發佈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