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 4 7 月 2020
首頁 / 觀點 / 來論 / 來論|戴妖耀廷不除 社會難有寧日

來論|戴妖耀廷不除 社會難有寧日

文/利曉

「如果你唔想俾我拉,只有一個辦法,唔該你唔好犯法。」警務處長鄧炳強這句話,就如同我們平時教育小孩子,「犯錯就要承擔責任,不想被罰就不要犯錯。」這是由古至今連三歲小兒都明白的道理。違法「佔中」搞手、港大法律副教授戴耀廷卻聲稱,這種說法背後其實反映出一種非常落後的法律觀」,更稱「不公義的法律就不是法律,人民更有權利違反那些不公義規則的行動」。連一個三歲小兒都明白的道理,在泛暴派法律「精英」巧舌如簧下,竟然變成了過時和不公義!

戴耀廷和泛暴派法律「精英」,自非法「佔中」以來,不斷鼓吹所謂「違法達義」,以歪理煽動年輕人,散播仇恨種子。他們利用把持竊據的地位和法律專業知識,以深奧的法律名詞,包裝黑白顛倒、混淆是非的邏輯,對缺乏獨立思考或者討厭思考的無知市民及學生,不斷進行欺騙和洗腦,以達到他們卑劣的政治目的。

對於戴耀廷「不公義的法律就不是法律,人民更有權利違反那些不公義規則的行動」的說法,有網民不解地問道,香港社會貧富懸殊,堅尼系數已高達爆錶的0.539,大地產商居住億萬豪宅,低下階層貧無立錐之地者比比皆是,根據戴耀廷的邏輯,是不是我就可以以不公義之名,去打劫搶掠?戴耀廷的砌詞狡辯,顛倒是非的說法,對一些年輕無知的網民深具蒙蔽和煽動作用,他的說法不但是公然鼓吹犯法,如果大批學生和年輕人受到他的蠱惑,只要認為社會不公義,就可以肆意妄為,香港豈不是要淪落到社會大暴動的境地?

港大法律系畢業生及律師日前以「我們受夠了!」為題發表公開信,痛斥戴耀廷為師不尊、妖言惑眾。第二天又以問答形式,進一步指出戴耀廷言論的荒謬。他們其中的一個質問,和這個網友的疑問是一樣的:「是否任何人因為不滿政府就可以任意上街非法集會堵路放汽油彈去達到戴耀廷所謂的公義?從2014年開始,他歇斯底里地消費這個觀念,令越來越多人年紀越來越輕卻蜂擁而出破壞法治,他又何曾為他們負責過?這就是公義?」公開信指出,絕不能接受法律系副教授長年累月煽動廣大市民及年輕人「違法達義」、美化暴力、不尊重法律及不遵守法律,不應繼續厚顏無恥在港大領取高薪、教授法律。這些法律系畢業生和律師呼籲,希望香港大學法律學院認真檢視戴耀廷是否還適合作為一個老師。他們嚴正地指出,「香港政府是大學的最大持份者,持續地養活這類破壞社會的人只會令社會失衡。」

對畢業生和律師以及所有社會質疑,港大管理層至今一直置若罔聞。就是管理層有人放縱戴耀廷之流一直在學校肆意播毒,在黑暴衝擊中,港大和其他大學才會成為暴徒的培養基地,成為黑暴衝擊社會的根據地。大學管理層貌似開明包容,其實就是對戴耀廷之流的包庇縱容,實質上就是破壞法律,禍害學生和香港社會的幫兇。香港政府有必要直接採取行動,責成港大管理層回應社會質疑和訴求,驅逐戴耀廷之流去除瘀血,讓港大和其他大學回歸培養人才而不是暴徒的使命和責任。

 

發佈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