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 28 10 月 2020
首頁 / 即時 / 熱點追蹤|通識教育成「黃絲教育」  點解?

熱點追蹤|通識教育成「黃絲教育」  點解?

4月28日,香港中學文憑試開考核心科目中的通識科。據媒體報道,考卷卷一的三條必答題之一引用香港記協的調查,要考生評價香港的新聞自由是否倒退。先不說記協持續多年抹黑香港新聞自由狀況,公信力全無,學界人士指出,有關題目太政治化,爭議極大,而且考生難把握,不是合適的考試題目。

這已經不是通識科第一次爆出問題,教局缺乏監管,教師立場偏頗,教材胡編亂造。這不禁讓人感到疑惑,通識科只不過是一門學科罷了,為什麼成為了社會輿論的焦點,連學界都對其頗有微詞呢?

這就要從通識科的歷史開始說。2009年9月,香港推行教育改革,一方面是將學制調整成與國際接軌的「三三四」,即初中三年,高中三年,大學四年,另一方面是對教育模式和教授科目進行補充提升。「通識教育」就是這個時候從不見經傳(此前根本沒有這一科),成為四個必修的「核心科目」之一。

教育局曾表示,希望通過通識教育加深學生對社會、國家、世界和環境的觸覺, 培養正面價值觀;並且幫助學生提升批判性思考能力,目的是改變此前香港應試教育帶來的負面問題,提升香港學生的綜合質素。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儘管出發點是好的,但是通識教育在推行,尤其是作為必修科目推行時其實存在大量的問題。

首先是缺乏監管。儘管作為核心科目,教育局對高中通識科的課程並沒有相應的監管,對教科書也沒有送審機制,僅僅提供「專業諮詢服務」。據媒體報道,有些團體甚至藉着撰寫教材的機會,宣揚反政府或反社會的訊息,令學生認為挑戰權威是年輕人應有的特質。對於種種亂象,教育局面對查詢也只是輕描淡寫地回覆「有關工作交予校本處理」。在教局有意無意的縱容下,無論是通識老師、通識教材甚至通識考試都亂象叢生。

近年來,接二連三有通識科老師在網上發表不當言論。嘉諾撒聖心書院教師賴得鐘及華人基督教聯會真道書院助理校長戴健暉此前被爆出在社交媒體上發表仇警言論,被人投訴。賴得鐘早前在社交媒體更換含有辱罵詛咒警察字句的頭像,而戴健暉更是詛咒警察子女「活唔過7歲」及「20歲以前死於非命」!教育局經調查後證實個案成立,發出譴責信。兩人也被學校處分。然而這些都是受到媒體關注的例子,還不知道有多少反中亂港卻行事低調的通識教師,在這門必修課的課堂上用種種話術給學生洗腦,煽動他們做出各種「違法達意」的惡行。

教師有問題,教材也跑不掉。此前有媒體調查市面多本通行的通識教科書,揭發有的表面以「手把手」方式教導學生答題,實際上是灌輸預設立場及極端思想;有的單純照搬「佔中」煽動者的片面說法,企圖美化違法事件,藉以作政治宣傳;亦有的以失實指控意圖醜化祖國,離間香港與內地關係。這些偏頗教材有意無意對學生造成洗腦效果,與部分通識教師裡應外合,「狼狽為奸」。

即使有心水清的學生不接受洗腦,不想聽黃師,但是通識科是必修的「核心科目」,是想上大學不得不學習應試的必過一關,由不得學生不學。那麼在這一金字招牌的掩護下,黃師想洗腦,簡直是易如反掌,得心應手。

從2014年違法「佔中」到2016年旺角暴亂再到2019年黒暴橫行,我們看到的,是越來越多充滿稚氣的面孔參與暴動,犯下縱火、故意傷害等重大罪行。現在的通識教育已經不是思維訓練,而是洗腦教程;不引導開放思維,而是預設立場;不培養包容心態,而是灌輸仇恨,通識教育可能離良好的初心越來越遠,成為仇恨和暴力的溫床,罪犯和騷亂的搖籃。通識教育成「黃絲教育」,被香港社會各界抨擊,也就不難理解。

通識教育,必須要改革了!

 

(作者:蘇鉅祖)

發佈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