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 26 9 月 2021
首頁 / 編輯推介 / 熱點追蹤|特朗普發推「假新聞是人民公敵」,他自己呢?

熱點追蹤|特朗普發推「假新聞是人民公敵」,他自己呢?

美國總統特朗普於白宮見記者(法新社)

 

文/劉世寧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東部時間4月27日晚9時48分發出了一條推文,僅僅只有7個字(中英文看都是):「FAKE NEWS,THE ENEMY OF THE PEOPLE.(假新聞,人民公敵)」這已經不是特朗普第一次就假新聞議題發表言論了,必然也不會是最後一次。對他來說,凡是於己不利的消息則是假新聞,而Fox News(福士新聞)這類頌揚他「豐功偉業」的媒體則是真的播報新聞。然而疫情當前,全球大流行的趨勢並未徹底改變,特朗普卻又開始了他的政治表演,為滿足一己私利,棄天下蒼生於不顧,拒絕接受媒體監督,放棄推卸身為全球霸主的大國責任,這句「人民公敵」恐怕奉還給他也毫不為過。

 

距大選尚餘半年 特朗普「急火攻心」

大選之年,特朗普和其他美國歷史上競逐連任的總統候選人一樣,有執政成績加持,連任一事上贏面較大。但不巧的是,他今年遇到了的「黑天鵝」,是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目前看來他應對疫情的措施和手法均十分拙劣,執政反而成了他的弱點,疫情還拖累了特朗普許諾的復甦經濟、增加就業的努力。面對今年以來消費需求的大幅下降、油價跌穿地板、道指多日狂泄,就算特朗普有宣稱自己搬回美國多少條生產線,降低了多少失業率,都會在這樣的大事件面前被一筆勾銷。因此,特朗普急需尋找新的突破口,來挽回自己岌岌可危的競選形勢,然後,他想到了大洋彼岸的中國。

特朗普4月27日再在白宮開記者會,不點名指責世衞總幹事,又抱怨中國控制疫情不力,才導致病毒在全球大流行。他甚至威脅要對中國疫情發展情況展開調查,更叫囂美國損失大過德國,因此有意向中國索償。可惜不巧的是,美國媒體在24日曝光了一份備忘錄,讓特朗普結結實實挨了一巴。這份由共和黨參議院全國委員會向競選機構發送的備忘錄顯示,建議共和黨候選人通過「積極攻擊中國」來應對新冠疫情危機。事實上,由於競選連任的緣故,共和黨並沒有其他的候選人。當然,這種新聞,特朗普無需回應,直接以假新聞概括即可。這或許就是他最近又怒不可遏地將假新聞稱為「人民公敵」的原因吧。

細看這份備忘錄,對中國的攻擊路線都已經標示清楚了,循三條主要路線:一是「中國掩蓋真相導致病毒蔓延」;二是民主黨人「對中國態度軟弱」;三是共和黨人將「因中國導致了此次疫情的傳播而推動對中國的制裁。」「新冠病毒是中國的一次『肇事逃逸(hit-and-run)』,隨後中方掩蓋事實,造成成千上萬人死亡。」而這份由一名資深共和黨戰略幕僚撰寫的備忘錄,更是為了保持全黨上下步調一致操碎了心:共和黨候選人在回答任何有關病毒的問題時,應堅持不懈地發表反對中國的信息;當被問及新冠病毒的傳播是否是特朗普的錯時,候選人被建議將話題轉向中國以作為回應;而當被問及將新冠疫情大流行歸咎於中國是否會煽動種族主義這樣的問題時,共和黨候選人則被要求回應不是美籍華人的錯,掩蓋疫情是中國造成的。甚至有民調顯示,針對中國的話題攻擊是有效的,有助於共和黨的大選選情。

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評價「快看!真是個好劇本!」,而有網友更是譏笑這種備忘錄屬於美國的SOP(Standard Operating Procedures)。早前美國密蘇里州政府也對中國發起訴訟,外交部發言人耿爽批評,這些所謂的控告毫無事實和法律依據,屬於惡意濫訴。

事實上,人們都更熟悉自己身邊的事情,而對遠在大洋彼岸的國度不甚了解,也更容易將瘟疫歸結於別處和「他者」。這從以前人們對於未知疾病的命名上不難看出:梅毒作為一種新型傳染病在歐亞大陸擴散開來時,它對英國人來說,是「法國花柳病」;對巴黎人來說,它是「日耳曼病」;對佛羅倫薩人來說,它是「那不勒斯病」。香港人也在此問題上有切膚之痛,皆因足癬在很長一段時間內被俗稱為「香港腳」。

以對外攻擊轉移國內矛盾的例子,在歷史上更是比比皆是。凱撒被克拉蘇和龐培排擠時,他攻佔了高盧;日本明治維新後,發生了日俄戰爭;上世紀30年代的經濟大蕭條更是讓納粹德國上位,他們轉移國內矛盾的辦法就是對外侵略擴張。此次面對新冠疫情來勢洶洶,特朗普們也似乎沒有什麼特別有效的應對辦法,感染人數不斷上升的同時,也只能將視線轉移對外了。

 

防疫消極卸責積極 特朗普重拾新孤立主義

其實梳理特朗普防疫工作的重心不難發現,他始終不認為美國國內疫情有多麼嚴重,只要重拾「新孤立主義」的法寶,讓美國遺世而獨立,與全球全面「脫鉤」,就能讓美國「百毒不侵」,自給自足。今年2月時,特朗普還認為美國疫情並不嚴重,極力淡化疫情;在疫情於美國本土開始嚴峻時,他還曾多次被懷疑與確診患者有接觸,不過最終他的檢測結果顯示為陰性,令人虛驚一場;事到如今,除了指責中國官方提供的數字和抱怨中國未能阻止疫情擴散至全球外,他也只剩下「向人體注射消毒劑」這種極為反智、反科學、反理性的餿主意可以出了吧。

其實特朗普所作所為,正是美國近年來「新孤立主義」掀起的一波小高潮的集中體現。眾所周知特朗普2016年當選時的基本盤就是「老白男」,反移民也好,產業鏈搬遷回美國也好,都與美國希望從國際事務中抽身的指導思想不無關係。在特朗普商人思維的包裝下,這一思想更是被翻新成為「只取利,不擔責」的有限孤立政策,與美國全球霸主的身份氣質和大國擔當完全不符。過去兩年,特朗普更不惜與中國在貿易領域大打出手,此時看到中國在防疫上付出巨大努力取得了成效,疫源地城市逐步經歷了清零、解封,人民生產生活逐步恢復,自然是又眼紅又惱怒。中國舉全國之力控制住了疫情,特朗普等於挨了一記悶棍。他自然是不能承認民主體制有什麼弊端的,而攻擊中國對選情有利,對經濟影響有限,將中國作為「政治稻草人」來打,特朗普自認為是有收益無風險的一門好生意。看來,還是只有美國老一輩的政治家懂得國際政治的真諦,美國前國務卿、首位擔任此職的女性奧爾布萊特就發出了靈魂拷問,中國研發出來了新冠病毒疫苗的話,美國難道就不用了嗎?

發佈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