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 2 3 月 2021
首頁 / 基本法30周年 / 基本法30周年|宣傳推廣不等於實踐基本法

基本法30周年|宣傳推廣不等於實踐基本法

基本法頒行已經三十周年,香港回歸祖國也已經二十三年,在一般香港人心目中,基本法是一部什麼樣的法律?也許只不過是「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這樣一個既具體又籠統的概念而已。至於中央全面管治權,行政主導,全國人大釋法,香港中聯辦等等,一概不知,或者一概模糊,或者一概裝作不知,因為只有模糊這些概念,模糊這些空間,某些人才可以任意妄為,為所欲為,煽惑蒙騙。因此,可以毫不客氣地講,香港特區政府有關基本法的推廣宣傳工作完全是流於表面形式的官樣工作,每年四月份只是配合內地做做樣子,或者說只是給中央做做樣子,交足功課,之後便束之高閣,萬事大吉。

香港社會回歸二十三年來,有家無國,有「兩制」無「一國」的怪現象便油然而生。總而言之,對基本法的認知認識,在香港存在著以下這樣那樣的誤區,這些誤區將決定著基本法能否在香港得到真正尊崇貫徹,關係到「一國兩制」在香港能否行穩致遠。

其一,基本法是法律文件,是法官、律師的事務,普羅市民無需詳細了解。

基本法是有關香港社會政治經濟文化等未來五十年發展的提綱挈領的憲制性文件,它不僅關係到香港社會的未來發展,也直接關係到香港市民個人的政治經濟權益,不僅關係到香港市民個人的權益,同時也關係到市民個人對國家的責任,那就是每個市民必須盡忠職守,堅定維護國家主權國家安全國家利益。回歸二十三年來,社會普遍的聲音是如何期待基本法維護香港人的權益,幾乎不能聽到或者聽不到香港人對國家應有的責任與義務。中央基於泱泱大國的制度自信,確定免除香港對國家的稅務承擔,免除香港對駐軍的費用負擔,但並沒有免除香港人維護國家安全與主權的應有之責。香港人不應據此認為是理所應當而忘卻甚至推卸自己應承擔的責任。

其二,基本法是特區政府與中央政府的政治事務,「肉食者謀之,又何間焉」。

基本法關係到700萬港人的切身利益,關係到每個港人的各項公民權利,不僅僅關係到新界原居民的原有權益,也關係到每個香港人的遊行結社出版言論等權利,因此,這絕不僅僅是官員政客的天條,也是是普羅市民日常生活的指南,任何一個香港人都不應該抱持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心態,而是應該設身處地地為己為港為國維護基本法的憲制地位,認同並維護基本法的固有的核心價值與原則,全力支持並維護中央全面管治權,認同並支持中央據此推行的各項措施,站在國家利益與民族利益的高度,自覺自願地與中央保持一致,這才是維護自身權益的應有之義。皮之不存毛將焉附,維護國家利益就是維護自身利益。

其三,基本法是政治事務,不管尋常百姓事,無需深究

基本法雖然是憲制性法律規範,也是香港各項法律的最高指導原則。基本法的初衷是維護香港高速發展高度繁榮,為港人謀求更大的福祉。回歸以來的諸多政治爭拗與事端,包括非法「佔中」事件,黑暴事件,莫不是與挑戰中央全面管治權,與中央對抗的犯罪行為與犯罪意念所致,這些違法亂法的暴力行為嚴重破壞香港社會的祥和安寧,連基本的衣食住行社會秩序都不能得到有效保障,自然,個人的日常生活必然受到直接衝擊與破壞,這能說事不關己?這能夠高高掛起嗎?所有這一切,根本原因就是基本法的應有法律尊嚴未能得到充分體現,基本法的法律威嚴受到破壞,如果說香港是一個法治社會,法治精神是香港社會賴以發展的核心價值,那麼,基本法就是香港法治核心價值的核心。只有維護基本法的崇高地位,並用基本法的原則精神約束個人行為,才能確保香港社會和平和諧和順。

其四,基本法是為官者的天條,百姓無心無意探究深知。

基本法絕不僅僅是執法者手中利器,也是普羅市民賴以維護自身權益的天條。新界原居民要想維護自身的原有權益,必須倚重基本法,港鐵等企業日後若興訟向黑暴索償,也必須仰仗基本法,市民若參加各級選舉與被選舉,也必須借重基本法以便保障自己的權益。因此,基本法並非只是當官從政的護身符,也是平民百姓的護身符。

其五,基本法是中央制定的,如何解釋是中央的事。

基本法是中央政府廣泛徵求600萬香港同胞,歷時數年磨礪出來經得起歷史考驗的憲制綱領,中央政府從指制定基本法到落實執行基本法的三十年歷程,都嚴格遵照基本法辦事,完全按照基本法的要義要旨平衡各種利益關係,甚至為了表達對「一國兩制」的完全尊重,對中央自己本應該按照基本法擁有的全面管治權備而不用,隱忍不發,其良苦用心就是期望期待香港「一國兩制」行穩致遠,達致成功,成為國家統一的典範。這其中展現出中央對香港700萬同胞的高度信賴高度尊重,就算是五次釋法,中央也是在勢不得已的情況下才做出的。就以第五次釋法為例,全國人大常委會是在極少數政客用極其無恥的嘴臉侮辱挑釁中央,侮辱13億中國人民的前提條件下不得不依據基本法原意做出釋法。就連反對派議員郭榮鏗惡意拉布導致立法會內務委員會主席選舉拖沓半年難以成事,立法會幾乎陷入癱瘓的困境,中央還是寄希望香港特區政府,寄希望香港立法會能夠在體制內自我修正,自我解困。因此,基本法絕不僅僅是中央的獨有權力,香港社會都有責任義務維護基本法,確保社會正常運作。

其六,基本法與個人權益無關,知道那麼多也沒有實質意義。

事事恰恰相反,基本法保障每個公民的合法權益。從第一次釋法確定非永久居民的港人夫婦香港所生子女享有香港居留權開始,基本法就在實實在在維護每一個香港人的合法權益,全國人大常委會將不排除就新界丁權釋法,也將會從事關700萬港人的住屋這一切身利益出發釋法,這都足以證明基本法關乎每個港人的切身利益。

其七,基本法規定香港五十年不變,既然不變,了解它也沒有意義

基本法規定香港社會制度五十年不變,只是一個粗線條的框架,在此框架下,其實有許多細節值得推敲琢磨,如何令到「一國兩制」更加符合香港人的整體利益,如何令到有關安排更加能夠保障香港社會和諧安寧,保障香港人能夠安居樂業?這都需要每一個香港人齊齊參與,共同決定,因此決不能說是五十年不變就沒有關注的意義。正因為是五十年不變,就需要關注在不變的大前提下,尋求能夠達致更為和諧幸福快樂的變通、順暢,讓社會變得更和諧,更快樂,讓每一個香港人在變化中獲得更多的滿足感幸福感。

其八,基本法既然已經確定,個人意見無足輕重,也難以左右,只能聽之任之。

基本法是憲制性法規,在實踐過程中需要進一步完善以符合國家利益與整體香港人的利益,這個完善的過程都需要普羅市民充分參與,表達自己的意願,這是每個公民的應盡職責。基本法實踐過程中需要釋法補充,就是基本法完善的過程,每個市民在此過程中,都可以充分表達自我意願,當然,全國人大常委會也是在充分考慮基本法立法原意與絕大多數香港人意願的基礎上釋法。對這一過程的參與,不僅僅是盡到了公民的責任,同時也是在維護自身的權益。                                                                                                                                                                                                                                                       (基本法30周年百問百答之四十)

發佈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