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 26 1 月 2021
首頁 / 觀點 / 來論 / 來論 | 一場聽審,道盡香江法庭的司法兒戲

來論 | 一場聽審,道盡香江法庭的司法兒戲

 

文 / 紫光山人

我於本月23日下午2點半到九龍城法院,坐在觀眾席旁聽前立法會議員區諾軒日前因襲警被警方拘捕,並於是日上庭接受法官對此案的宣判和審結。

開庭後,主審該宗案件的是女裁判官梁嘉琪,而該案代表律政司出庭的是女檢控官陳文慧。在庭上梁嘉琪聽了區諾軒的辯護律師之陳情,及其要求爲辯護人向法庭認罪及要求法官從輕發落,代被告人向法官求情以履行社會服務令來代替牢獄之懲處。

梁嘉琪女法官聽了區的辯護律師陳情後,柔聲細氣問被告人區諾軒是否認罪,區答:認罪。 未己,梁嘉琪法官就講基於被告人區諾軒認罪態度好、有悔意,並看了被告人的相關報告,宣判被告人區諾軒當日的行爲,與檢方主控官陳文慧所檢控區諾軒襲警罪情節符合,故判區諾軒襲警罪罪名成立,處以140小時社會服務令以示對罪犯區諾軒的懲處。

至此,本案已宣判完畢。對於歐諾軒被法官判以襲警罪成,但只處予140小時社會服務令作爲懲罰,則顯得罪名與刑罰太不相稱,處罰之輕簡直是匪夷所思。

眾所周知,襲警罪無論在西方民主國家或其它專權國家,都是嚴重的刑事罪行,判牢獄懲處是最低要求,分別在於坐牢的年期多少不同而已,這是放諸於四海而皆準的法庭懲處暴徒襲警罪成之普遍罰則。

如果連犯有襲警罪的罪犯都可以被判不用坐牢,那是對全世界警察(包括香港警察)最大的褻瀆和警員生命安全的毫不尊重。因爲如果暴徒在什麼時候、什麼地方,即使因某些理由、原因而襲擊警察,若依照本案的判刑準則,原來是不用負上坐牢刑責的,只施以以小時爲計量單位的社會服務令來小懲大戒。

如此,暴徒們用暴力冲擊社會、破壞法紀(襲擊警員)、視法紀如無物的成本是如此地輕微,簡直微不足道。這樣一來,社會的治安和社會秩序豈非大亂,甚或失控。因爲如此輕微的犯罪懲罰,實在不足以儆效尤,只會引至人人仿效,屆時天下非大亂不可,這難道是律法維護法治社會原有的初衷、目的和公義?

另外,在該案判決完畢后,還未散庭時,在法庭上還有一段插曲。

事緣作爲代表律政司的主控官陳文慧,向梁嘉琪法官提請需花2分半鐘時間,要求在庭上將自其接手主控該案以來,她本人以及家庭成員(丈夫、女兒等)遭受黑衣人恫嚇、大報復,他們一夥更將陳文慧主控官全家起底,公開相片,施以網絡欺凌,更留言:「死全家,無其他」,又在陳主控官的網頁上和其女兒的網頁上不堪入耳的留言,包括粗言和惡毒詛咒。 陳主控官要求在庭上公開陳述其本人所受的非人對待,並要求將其所陳述的事實在法庭的記事上留下紀錄。

黑衣人惡毒攻擊主理本案的主控官,是极其嚴重的妨礙司法公正行爲。他們的目的顯然是意圖通過滋擾、誣衊、抹黑主控官,以達到消磨主控官依法檢控該案的意志和專業精神,甚或因而退出對該案的檢控工作。

對於陳主控官的這一在庭上的合情、合理之請求,絕對與本案有關,因爲對陳主控官個人及家人受到起底、誣衊、抹黑完全是因此案而起的。 換句話講,如果陳文慧不是主責該宗案件的主控工作,她或者不會受到黑衣人的網絡欺凌和人身攻擊。

但梁嘉琪法官以陳文慧主控官所提請的庭上陳述與本案無關,且謂陳主控官的這一提請,事前並未咨詢律政司爲由。梁嘉琪法官不批准陳文慧主控官提請在法庭上陳述因主理此案而受到非人待遇的哭訴。陳主控官無奈之下只有黯然神傷。

聽到這樣的庭審不覺得匪夷所思? 如非親自聽審還不會相信在今天的香港法庭,竟然有這等荒謬之事,法庭袒護黑衣暴徒,袒護到出汗,難道不怕天下人恥笑?這還是一國兩制之下律法有公義的香港法庭?

行文至此, 此案還有尾巴。梁嘉琪法官在該法庭的審判過程中,基於被告人區諾軒在庭上的親自認罪,認爲被告人認罪態度誠懇,故判以被告人140小時的社會服務令作爲懲處,而不需要負上正常的因襲警罪成而坐牢刑責的懲處。

在這案子的判決結案後還不夠兩天,被告人區諾軒公然要推翻其當日在庭上的認罪表態。 對梁嘉琪法官作出的即使是網開一面、判其140小時社會服務令作爲懲處還表示不服,聲言要提出上訴。

天下荒謬之事莫過於此,被告人襲警罪成,不用判坐牢之刑責,本該謝天謝地。但出奇的是,被告人受到皇天浩蕩之輕判,不去感恩不特止,還要提出上訴,要推翻梁嘉琪法官在當日所作出的判決。 這梁法官爲此賠上了聲譽,到頭來豈不枉作小人。在這裡還有一種解讀:泛民反對派與擁黃的法官在玩捉放曹的社會遊戲。

人在做,天在看。明鏡高懸、律法嚴明、流芳千古的包青天精神莫非在香江蕩然無存了?

發佈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