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 24 9 月 2021
首頁 / 觀點 / 來論 / 來論 | 黑暴會否重來(下集)?

來論 | 黑暴會否重來(下集)?

文/嘭Sir

有方法能夠改變一個人嗎?眾所周知,學好難,學壞就容易得多。要一個乖孩子,甚至品學兼優的學生變成一個暴徒,其實不太困難,只需要一系列的步驟,加上精心的部署,就可以說是手到擒來。

相信這一年間大家身邊被改變了的仲有親人已不勝枚舉,這就是最有力的證據,欠缺的只是一個方法。在集體催眠技術當中,有一個很簡單的策略,就能令我們的催眠表現成功率推至接近100%,那就是去選擇最易被催眠者來參與,放棄困難的人。黑暴始終不需要有很多人,「攬炒」派大台不會想用太長的時間去訓練這第一批人,所以年青人就變成他們的首個目標,根據社會屈從性(Social Compliance)理論,人類是會盡量跟從他身邊的最大群組一同行事,那是人類進化的過程。而不參與共同行為的人會被群體排斥孤立,會得不到安全感,感覺非常難受,尤其是在最需要愛護而且又在反叛期的年青人,朋輩的影響力會比任何人都強。

歪理變成真理

原來,只要黑暴勢力壯大,社會屈從性的力量就會大大增強,大多數人亦會不由自主地就範,還會發自內心地為自己的改變而去找尋藉口。就像他們會說「政府真是做得很差」,警察又係錯,以致不支持他們的人都應該被打,一層一層的歪理就會在心中形成,變成他們內心的真理。而「攬炒」大台這時更會散出一些看似合理的解釋,來為他們護航,這就解釋了有些人莫名其妙地被轉黃了。根據法國心理學家Gustave Le Bon在100多年前提出的群體心理學理論,一個獨立個體本來是具備自控能力的,但當他投入到群體當中,再通過別人的暗示、強化等因素,就會讓人喪失理性和責任感,表現出衝動以及凶殘的行為,這就會造成一股非常強大而且並無道理或邏輯可言的力量!

常人變暴徒的過程

要讓一個正常的香港人,突然去放火去打人,那是不可能的,但要你首先犯一個最小的錯就易得多。例如,開始時要你一同偏離遊行路線,習慣了之後要你一同佔據馬路,其實非法堵路已是犯例。然後,再設立一個模擬地鐵閘機在大學內,讓你練習,當習以為常之後,有人帶頭去真正的地鐵站示範跳閘,然後其他人就跟從。我當天見到這個跳閘新聞時,就同身邊的人說將要變天了,這個是突破犯法的心理障礙的方法,極度危險!明顯地,打爛玻璃衝入立法會,放火燒垃圾,擲磚,以致打人、打警察等等,就用同一個突破心理的方式去推進。當中仍有一個重點,就是示範,未做過是不敢做的,但看到有人先做,就會大膽去嘗試。那誰人先去破例呢?那就是少數收錢工作的「黃媒」。在這由小至重,由不敢到大膽,再加上大量朋輩產生的屈從性,他們的人群就此不斷壯大了,你身邊的乖孩子就這樣變成了黑暴分子!

黑暴重來的關鍵在於兩個條件,第一是要整合第一批人,用以提醒其他已經收斂了的暴徒,幸好早前有一大群被集體催眠了的暴民,已經被警隊新「一哥」果斷地執法了,大大減少了他們的數量,令到整個社會屈從性壓迫力量降低了不少,當然這個仍然可以用錢去堆砌出來。第二就是要一個足夠的刺激,然後配上什麼「手足回歸」等等的暗示,要最能夠挑撥起他們無知的仇恨。一句口號並不足夠,還需要有畫面,帶出了被壓制的感覺,才能夠造就更大的爆炸力。

黑暴「捲土重來」,靠著之前9個月被渲染的仇恨,這個種子在他們的潛意識當中,甚至已經被設定了一個「重啟的暗示密碼」,只要有人懂得開啟,黑暴就必然會重來。嘭Sir會從集體催眠的真正技術層面,來為大家分析香港現況,可到臉書的群組中找「嘭Sir」,讓我和大家一同討論現今這個奇怪的香港。

發佈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