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 27 9 月 2021
首頁 / 觀點 / 來論 / 暴徒掟雜物判罰200蚊了事- 「垃圾蟲」罰 1500蚊真係冤枉

暴徒掟雜物判罰200蚊了事- 「垃圾蟲」罰 1500蚊真係冤枉

 

文/稀思路

近日法庭在所謂「反修例運動」時期違法案件的裁決中, 部份均以證據不足為由被獲撤銷控罪, 其中有個別案件更只作出全無阻嚇作用的判刑, 結果令香港各界嘩然, 亦令到一衆小市民「媽聲四起」, 根本與公眾對最基本既守法意識出現落差, 完全沒有做到應有的阻嚇作用。 就以「紀律部隊宿舍外掟雜物案」為例, 被告是一名22歲的大專院校生, 於2020年1月1日凌晨, 在葵涌葵蓉閣紀律部隊宿舍外的行人道, 向宿舍停車場後門的讀卡器淋潑液體、拋擲玻璃樽及垃圾桶蓋; 而整個案發經過都被閉路電視拍到, 可謂證據確鑿「斷到正」, 但辯方卻以被告「醉酒」意識不清、難以自控為由, 故只能被控以一項醉酒及行為不檢罪, 但該案裁判官卻「考慮到他認罪並表示深感悔意」, 因而只判罰款200港元了事。

其判決結果令人開始質疑, 香港法官是否能夠公平公正地對待所謂「反修例運動」的違法案件? 若然裁判官判那位大專生做「社會服務令」若干小時, 這樣都起碼可以令到他明白違法是要承擔責任的, 也可透過「辛勞工作」, 從而「有機會反省」自己的過失、避免再犯; 但「罰款200港元」是什麼概念呢? 如果有人不認同的話, 筆者有理由相信他是從60年代穿越至今, 認為一般打工仔的月薪只有「壹佰幾拾」, 兩張「紅衫魚」的罰款已經令人開唔到飯、相當嚴厲, 試諗下對一名大專生來說, 他買「半隻波鞋」都唔只以呢個價錢啦! 試問又點可以令被告作出反醒、對其他人展示出阻嚇作用? 這種「象徴性」的判刑, 無疑會助長那些年輕人做出更加嚴重的違法行為。 一般普羅大眾都應該知道亂拋垃圾, 都要定額罰款1500蚊; 雖然此案沒有造成任何人受傷, 但是被告胡亂拋擲玻璃樽及垃圾桶蓋嘅行為, 起碼比亂拋垃圾更加差劣, 判刑要更嚴厲才對, 如果唔係次次都交千五蚊嘅「垃圾蟲」都幾冤枉。 大家當然明白「香港係實行普通法」嘅「大道理」, 法官判決亦是法律的一部份, 法官也有自己的一套價值觀, 由其是對年青人傾向輕判的考慮, 實屬「法理情」兼顧的表現。 但重要的是, 法官們在非常時期特定背境中亦應該注意法律規範及制度, 在普遍情況下, 必須緊守現行的法律原則, 而不是按照其個人喜好、政治傾向去進行判決, 從而對市民大眾發出一些錯誤訊息, 令到年青人誤以為犯法沒有嚴重代價。

而就著這次的判決, 執法人員/ 控方都應該更改他們的檢控形成, 去對待未來那些有可能發生的事, 如走到街上肆意放置垃圾既違法者, 大可嘗試以即時票控形式, 控告他們亂拋垃圾, 可能會收到更理想的效果。除此之外, 也可根據《公眾潔淨及防止妨擾規例》(第132BK章)第4條, 任何人士將廢物棄置在公眾地方, 包括把廢物放在食環署的垃圾收集站外、廢屑箱旁或頂部, 即屬違法。 一經定罪,違例者最高可被判罰款25,000元及監禁六個月。

發佈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