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 28 11 月 2020
首頁 / 焦點 / 熱點追蹤|涉違反「限聚令」還沒說清  陳淑莊別想轉移視線

熱點追蹤|涉違反「限聚令」還沒說清  陳淑莊別想轉移視線

事發當晚約午夜12時,陳淑莊帶着醉意獨自步出酒吧,登上的士離開

 

反對派議員陳淑莊今日(24日)在社交平台上上傳一張照片,利用「毒果日報」頭版聲援反中亂港,被香港市民齊聲DQ的瀆誓議員郭榮鏗。表面上是炒作熱點,給近年至少摺了9本雜誌及報章的黎智英「壹傳媒」撲水續命,實際上陳淑莊自身難保可能想轉移輿論視線,她涉嫌違反「限聚令」,隨時都有可能被控告。

有人近日在網上爆料,稱4月2日晚上,陳淑莊及黨友林瑞華等涉違反「限聚令」,約40人「拉隊」到深水埗一間酒吧聚集。有人拍到陳淑莊腳步虛浮,離開酒吧的樣子;警方也證實當日有街坊投訴,稱酒吧內聲浪很大。

當然,作為執業大律師的陳淑莊反應很快,馬上就找到了一系列的藉口:首先抬出來的,就是一頂議員大帽,她聲稱自己是以立法會議員身份,在酒吧出席公務會議;又表示當晚是與受影響的酒吧業業主開會,與會的都是「苦主」,大家有保持社交距離,且未飲酒;最後還說酒吧暫停營業,屬於私人地方,連上門查噪音的警員也沒有進行驅散。

如果不是港府回應和在場人士的證言,可能很多人像當日上門的警員一樣,被陳大狀的三寸不爛之舌和「立法會議員」這頂大帽子所蒙騙。細究陳淑莊的那些藉口,似乎沒有一個站得住腳。

事實上,特區政府在4月4日就已經作出澄清,強調立法會議員只有在立法會內享有對「限聚令」的豁免權,而在立法會外是沒有的。行政長官林鄭月娥4月6日也在社交媒體上表示,有關禁止群組聚集規例雖然訂明「在立法會或區議會進行的程序屬必要的群組聚集」可獲豁免,但議員在議會以外其他場合參與或組織群組聚集,即使是在履行他們認為的議員職能,都不在豁免的範圍內。由此可見,陳淑莊的議員頭銜在這一事件中只是自欺欺人的幌子,用來唬人罷了。

其後,有正氣市民向網媒《巴士底報》爆料,稱自己與朋友當晚直接入酒吧內光顧,而且目睹陳淑莊「一枱人逼逼飲酒講嘢」,質疑陳說法不確。報料市民形容「酒吧未開業」的說法「好離譜」,指出自己與朋友可隨意入內光顧,肯定酒吧有營業,完全不「私人」,自己身為客人亦沒有被「移離」,因此認為酒吧停止營業的說法不準確。

《巴士底報》報道又引述報料市民指,陳淑莊約晚上11時20分到場,酒吧內有顧客認出她,亦有人舉起手機拍照,又稱對方是「坐一枱人逼逼飲酒講嘢」,外觀似飲酒閒談多於開會。至11時40分,有警察到場勸喻疫症期間不要聚集太多人,後來酒吧內飲食的客人陸續結帳離開。報料者稱,混亂中陳淑莊在深夜12時左右離場,離開時腳步浮浮似微醉,期間亦有人認出她與林瑞華。

此外,屯門區區議員張秀賢也自曝參加了此次集會。張秀賢既非公民黨成員,也非酒吧業人士,不是「苦主」也不是股東,為何參加此次「業界人士聚會」是疑點重重。目前,警方向法庭申請了搜查令,酒吧陳姓老闆也已經到旺角警署錄口供。事件真相如何,有待警方調查。

儘管在各方的努力之下,香港疫情逐漸平靜,但此前蘭桂坊「酒吧群組」造成多人感染新冠肺炎,陳淑莊等人不可不知。但他們卻仍然選擇在酒吧「開會」,不僅給市民帶來風險,也可能加重醫護負擔,至少應該向公眾作出道歉。而面對香港社會和傳媒的質疑,陳淑莊貴為立法會議員及公眾人物,理應再次作出回應,而不是炒作郭榮鏗事件「扮無事」,從而轉移視線。

值得一提的是,陳淑莊因參與非法「佔中」被判囚8個月,但因進行腦瘤的手術獲法庭格外開恩,予以緩刑2年。如今兩年未過,又涉違法,一旦罪成,新帳老帳一把算,以前的8個月刑期必須服完,立法會議員的位置也可能危危乎。不過,從陳淑莊去年剛做完手術就能參加黑衣遊行的事跡看,想必目前身體已經恢復得七七八八。在此也祝陳大狀身體一直健康,不再有腦瘤或其他腫瘤來妨礙正義的貫徹吧。

發佈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