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 29 11 月 2020
首頁 / 焦點 / 熱點追蹤|特朗普的「萬靈藥」這次不靈了

熱點追蹤|特朗普的「萬靈藥」這次不靈了

美國總統特朗普(美聯社)

 

文/劉世寧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肆虐全球,各國紛紛投入大量資金、人手組織抗疫,而美國第45任總統,唐納德·特朗普的女兒女婿卻公然無視「居家令」外出度假,引發輿論強力狙擊。而這只不過是特朗普防疫不力,又想要操弄民粹、諉過於人的最新證據之一。從競選之初到今年競逐連任,特朗普的「萬靈藥」無疑就是攻擊對手做得更差,狂吸美國本土優先的民粹票,而以「推特治國」馳名的他,更是將媒體和輿論的監督與警示拋諸腦後,以社交媒體上的人氣取代了真正的對民望的敬畏。

 

金主老友去世 特朗普如夢方醒

 

據媒體報道,今年4月11日,美國地產大亨切拉(Stanley Chera)確診感染新冠肺炎去世,終年78歲。他也是特朗普的密友兼金主之一。而他的去世,甚至影響到了特朗普決心復活節後全國復工的決定。此前特朗普竭力淡化新冠疫情在美國的影響,恐怕也是與選戰之年他的競選策略有關。

但事實上,由於新冠病毒目前尚無特效藥及疫苗可用於治療,各國主要採取的防疫手段均是減少人員流動,佩戴防護裝備以切斷傳播途徑等。而美國由3月起才陸續有部分州宣佈居家避疫令,特朗普更是遲遲不肯頒佈全國性的居家令,令美國的確診總人數冠絕全球,死亡人數亦不斷攀升,凸顯聯邦政府層面的決策失靈。

在此情形下,他的女兒女婿卻仍然能夠於4月初由首都華盛頓飛往新澤西州度假,自然就成為了眾矢之的。且不論伊萬卡與庫什納和特朗普的親屬關係如何,二人本身也擔任白宮的高級顧問,於公於私,特朗普都沒有縱容他們二人任性的餘地。

 

抗疫漏洞百出 振興經濟盤算落空

 

特朗普在美國疫情初期並不嚴峻時,並未採取任何有效的防疫預防措施,除了操弄民粹的一貫手法:從中國撤僑和停飛中美直航外,幾乎沒有採取任何其他的防疫措施。當意識到新冠疫情已步入「全球大流行」階段時,一切已顯得太遲。歷史殷鑒不遠,人類從未學到教訓。特朗普自以為高明地阻絕了病毒傳播到美國的直接途徑(他還曾大言不慚地將新冠病毒改稱「中國病毒」),卻忘了古諺「條條大路通羅馬」。公元2世紀的羅馬帝國,擁有全球最發達的道路交通網絡,寬敞的大道也為瘟疫的傳播提供了極大的便利,最終日均死亡2000多人的瘟疫極大動搖了帝國的統治。作為全球唯一霸權、「新羅馬」的美國,當然也無法避免相似的命運。

美國商務部部長羅斯(Wilbur Louis Ross Jr.)更是在今年年初疫情初現時,無意中泄露了天機。他1月30日曾指出,新冠疫情會影響中國經濟,而目前官方公佈的中國第一季度經濟數據也確實印證了這一點。但他的期待就算得上是十分詭異了,竟然不是協助當地盡快恢復生產,而是「有助於」製造業工作機會和供應鏈回流美國、墨西哥。作為特朗普內閣成員,羅斯的表態無論有沒有得到上司的直接授意,其趨勢就是貫徹逆全球化、延續特朗普上任後的「退群」路線,這種以鄰為壑的心態無疑是對全球抗疫工作的沉重打擊。

更讓美國在此事上遭逆火反噬的是,《華盛頓郵報》披露,2月底時美國已逾2700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死亡,但商務部仍然發出單張,指導美國的公司如何利用疫情加速往北京的銷售程序,向中國內地及香港銷售關鍵醫療物資。消息指當局遲至3月4日才驚覺大事不妙叫停出口,並展開調查。美國國務院2月初宣佈,近17.8噸捐贈醫療物資,包括口罩及保護衣等已運到中國。

與防護裝備一樣,美國在疫情爆發初期,檢測試劑奇缺,檢測費用高昂,同樣也是拜特朗普政府不作為所賜。而當特朗普意識到上述問題會為美國全國防疫工作帶來極大困難時,他的做法並不是擴大公立醫療的檢測範圍或由政府負擔檢測費用,而是跑去為一家生產快篩試劑盒的醫藥公司站台,而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也緊急授權該公司生產這種檢測工具。3月30日的白宮記者會上,特朗普親自為這款檢測工具開箱並向記者展示。

此外,特朗普更動用《國防生產法》,擴大醫療物資生產,諸如口罩、防護衣、呼吸機、衞生棉棒等,但同時又在當地時間4月3日表示,將引用《國防生產法》禁止美國生產的口罩出口。眾所周知,美國在兩次世界大戰中展現了極為強大的工業生產能力,一旦動員起來,美國工業支撐全球供應的半壁江山完全不是虛言,而特朗普顯然缺乏在這方面的戰略考慮,也沒有任何供應量上的規劃,只是一味「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哪種物資缺乏就生產哪種。特朗普讓美國面臨被全球孤立和報復的風險也要執意如此,完全不知他有沒有以美國公民的生命為最優先考慮?

 

政治凌駕抗疫 諉過實為卸責

 

特朗普抗疫雖不積極,但在推卸責任方面卻是佼佼者。首先成為他攻擊對象的,就是美國民主黨人。特朗普在2月底稱,民主黨不僅將新冠肺炎「政治化」,還利用「疫情騙局」來傷害他和他的政府。到了3月下旬,特朗普又以「中國病毒」來轉移視線,挑起政治口水仗。隨後他感到這種稱呼並不合適,因此又表示自己不會再使用相關字眼,試圖對美國的亞裔作出妥協。

不過,特朗普並沒有放棄任何可以諉過於人的機會,在4月14日,他指責世界衞生組織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失職」,並暫停了美國對世衞組織提供的資金。但令人哭笑不得的是,美國迄今為止還欠世衞近2億會費,有關暫停舉動更可能是蓄謀已久。在特朗普作出上述舉動後,從歐洲再到G7成員,紛紛與特朗普唱起了反調,表示世衞在此關鍵時刻更需要支援。微軟公司創始人蓋茨(Bill Gates)更是加大了基金會對世衞的援助力度。到4月17日,特朗普又稱中國因新冠病毒死亡人數高出官方數字,再度轉移公眾視線,以逃避美國國內防疫方面存在的一系列突出問題。

特朗普慣於卸責和指責對手,更是將這一手法用到爐火純青,作為美國第三位被彈劾過的總統,特朗普往往將自己包裝成受害者,再挑動美國國內的民粹勢力去攻擊自己的對手,這樣公眾的注意力就完全集中在對手有沒有問題,而不會關心特朗普本人或他領導的政府有沒有問題了。在面對「通俄門」、遭國會彈劾等問題上,特朗普都是這麼做的,但面對新冠疫情在全球肆虐,特朗普仍然想用同樣一劑「萬靈藥」將注意力轉移到國外,對於控制疫情在本國的蔓延恐怕就不靈了。

發佈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