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 27 11 月 2020
首頁 / 觀點 / 來論 / 來論|不滿中尋求改變

來論|不滿中尋求改變

文/梁海明

今日香港不同階層總有對社會有所不滿。年輕人不滿現狀;中產人士不滿入不敷支、沒有晉升的機會;長者不滿退休金不夠退休、不滿為何自己不能住在市區、不滿每天要食快餐店。小商戶不滿政府,沒有止暴制亂;普通人不滿官員以做多錯多,不做不錯的思維做事、全無主導性等等,十二萬分不滿。

香港是以服務性行業為主,平均高學歷人士佔多數,中產階層過着小資生活,家庭穩健,住自置樓房,揸車上班,放假外遊,講文化,嘆咖啡,去六星酒店吃飯。但月月清,小儲蓄,樓價超出收入,樓價全世界第一,沒有家庭支持,無可能上車,兩頭唔到岸,政府差不多沒有補貼給中產人士,全靠自己……種種問題都導致了不滿情緒的積攢,但如何在不滿中求改變,才是真正需要思索的問題。

改變需要從思維上開始,公務員由上到下需要接觸社區,了解市民需要,不同階層公務員要與社區各界人士溝通,了解政策實施可行性和障礙。不能先推出政策後才程序諮詢,引起民憤。不能只按本子辦事,需要靈活處理,部門之間相互協調,不能只是官官相為,搞部門保護主義。

貧富懸殊需要改變。香港成功的商人賺錢能力高,反應快,靈活轉變,適應市場需要,IQ高,但對本地貢獻少,做地區善事的不多,是應負起及盡一定的社會責任。一部分的盈利作為幫助弱勢社群,作為富人對社會的責任。政府政策有否適應地配合和支持,在稅收、稅免、鼓勵方面需大幅改變。

城市規劃上的改變。樓價長期高企,城市化是否是正確或唯一的路線,值得思考。今次疫情引發出社區隔離,城市化剛是適時其反。城市化同時產生很多環境問題,道路交通問題,惹起民憤。政府投入資源多,基建成本高。是否應該適時推廣鄕村居住,大灣區居住,值得深入探討。

今次疫情也體會到醫療的重要性,市民對醫療服務有所要求和更高期望。除了硬件之外,軟件更為重要,醫護專業服務對每個市民,尤其是中低階層更為重要,不可能要等三年才可看到專科醫生。中產不可能支付打官司費用。應打破行業壟斷,把市民福祉為優先考慮。按行業需求,適當地輸入人力資源,平衡工資、保持香港競爭力和控制通脹。

退休安排上的改變,現有制度退休金難使市民安心退休。成效一目了然。隨著市民老年化,政府應作長遠安排,增設大灣區老人設施。從交通安排、硬件設計、家人探望到醫療配合,都需整體規劃,迎合每個老人的退休安排,這問題已是迫在眉睫,不得延誤了。

議會主流思維需要改變。議會需要不同經驗、背景、全心全意、為民請命的議員。選拔議員不可忽略組合的重要性,適當運用每位議員的技能、背景和功能。主席也需嚴格執行議會秩序,重建議會尊嚴,批評違規議員,改良議事規序,適時處理問題,解市民不滿議會不作為的心結。

筆者不能詳細描述每個問題和解決方案,希望各人集思廣益,盡市民本份,好好利用民間智慧,領導者接納意見,只有改變才能使明日的香港會更加美好。

(本文作者為國際專家學會創會會長)

(點網獨家刊發,如有轉發請註明出處)

發佈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