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 2 12 月 2020
首頁 / 觀點 / 來論 / 來論│社會暴亂及網絡文宣影響下的青少年犯罪問題

來論│社會暴亂及網絡文宣影響下的青少年犯罪問題

文/稀思路

最近不斷出現童黨問題:如「迫口交案」, 「牛丸-32巴案」及「10童圍毆案」, 這些青少年在犯案所做的行為都表現出極盡欺凌及異常暴力, 有學者及專家指是「肺炎疫情後遺症」 – 因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下停課, 而導致大量青少年無所事事的結果, 但事實是否真的這麼簡單呢?

數香港最轟動的童黨案,應該是1997年的秀茂坪童黨燒屍案, 一群為數14人的童黨,由於懷疑死者陸志偉出賣他們, 因而不斷毆打及襲擊他,導致他傷重死亡。為了掩飾殺人,他們更兩度焚燒屍體, 企圖毀屍滅跡, 此案件更改編拍成電影《三五成群》。 而衆被告在判刑前更向人表示, 「因為自己未成年、而且大部份童黨也有襲擊死者以為沒有責任, 他們仍只當玩了一場刺激的遊戲而已」。不少專業人士認為, 該班童黨可能是因為家庭破碎, 缺乏家人的關心及愛護, 亦或者是他們曾受過虐待, 導致心靈受創, 進而作出極端的暴力行為; 另外, 有犯罪學專家表示, 該班童黨是受到不良刊物的影響。

當然, 最近發生的童黨案, 並沒有燒屍案那麼嚴重, 但值得讓大家關注的事, 為何近10年回落了的青少年問題, 會突然間接連發生呢? 首先排除了家庭因素不談, 重點以不良刊物, 社交媒體因素以作分析。瀏覽及觀看網上的社交媒體如: Facebook, Instagram, Twitter, Telegram 及WhatsApp group, 是所有青少年每日必做的網上行為, 不過由反修例運動開始, 這些社交媒都不斷帶出一些似是而非的理論來洗版及灌輸給使用者, 當中最為人熟悉有- 「違法達義」及「法不責眾」。

在反修例運動中, 那些社交媒體都宣傳著以「違法達義」為旗號, 試圖合理化那些人的暴力違法行為, 更表示若為了保護自己或他人可以作出「私了」, 這些扭曲了的價值觀深深刻入了那些青少年心中, 而「法不責眾」是指當某項行為具有一定的群體性或普遍性時, 即使該行為含有某種不合法或不合理因素, 法律對其也難予懲戒。但現實中, 在法理上是不存在「法不責眾」的情況, 只是那些別有用心社交媒體不斷宣揚這個錯誤的思想給青少年。

由去年6月開始, 有大量的青少年參與了那些違法行為而沒有被捕, 從而使那些青少年抱著類似打機心態, 認為好易「走得甩」, 心存僥倖因此鋌而走險。從那時候開始大眾的守法意識漸漸下降, 以往出現青少年問題都會有老師、社工循循善誘, 為他們作出指引, 令他們回歸正途。但是今天的香港令時下青少年思想扭曲的, 便正正是那些老師及社工, 他們不但不譴責暴力事件, 更不斷鼓吹仇恨甚至多次針對、挑戰執法者的公權力, 由多單教師仇警事件可以了解得到, 他們早已其身不正, 又何以為學生樹立榜樣、何以為人師表?童黨問題豈能不嚴重?

發佈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