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 29 5 月 2020
首頁 / Hot News / 講真D|悼羅伯

講真D|悼羅伯

文/馮煒光

羅伯去世后,數百名市民自發來到上水北區大會堂門前,為遭暴徒殺害的清潔工羅伯舉行「頭七」法事 (資料圖片)

今日是復活節假期的第一天, 四天后(13日),當大家享受完假期時, 不知是否會想起5 個月前的11月 13 日, 食環處外判清潔工70 歲的羅伯在上水被人用磚頭砸死。據傳媒報導, 當時是中午,羅伯身穿食環署外判員工清潔服在北區大會堂遇上不同政見人士發生衝突, 磚頭橫飛, 羅伯被擊中頭破, 一日後證實不治。 據街坊向傳媒所述, 羅伯本來可以領綜援, 但他自食其力, 為清潔香港出分力。據街坊說,「由於局勢不穩, 他的妻兒不敢來港,故連羅伯最後一面也見不到。

筆者不認識羅伯,也不想「消費」死者, 但去年 6月至今近10 個月的黑衣暴力(黑暴) 令不少無辜市民受重傷(被人緃火全身燒傷的至今未愈、被坑渠蓋砸頭的受重創),甚至如羅伯般死亡的,數不在少, 令人十分憤慨。香港以往的「守法、文明、法治、包容」的美德, 一去不返。 黑暴肆意破壞, 肆意襲擊愛國人士甚至只是不相關路人、肆意侮辱國旗、令香港變成不再安全的城市。香港淪落至此,和一眾緃暴派政治人物及政黨,打著「民主自由」旗號, 恣意緃容暴力有關。

近日緃使疫情肆虐,黑暴陰雲霾仍然籠罩。 4月8日晚上又有黑暴「消費」科大學生周梓樂而聚集, 事前警方在附近搜獲至少一袋磚頭。 至於15 歲學生陳彥霖,儘管陳媽媽已攜陳彥霖的「出世紙」上電視,又透過立法會議員葛珮帆表示反對「炒作」陳彥霖,但黑暴仍然在找機會對陳媽媽作多次重複傷害, 令人齒冷。 近日更發展到沙嶺公墓去拜祭那些無人認領而後入土的新墳。但又給同文屈小姐「踢爆」由 2019 年 6 月至2020 年3 月,267 具無人認領的屍體,主要是 60 歲或以上, 40 歲以下的一個都沒有。 那何來這些黑暴口中的「手足」?

香港黑暴既殘暴(如用磚頭砸羅伯),但又執迷不悟。他們明知在香港的密集環境,死了人不可能沒有親人朋友出來討公道,但又堅持警察「殺」了很多他們的「手足」,並棄屍荒野。以去年11 月中旬(即羅伯被砸那段時間)黑暴佔領理工大學為例, 年輕人只是被圍困,也有逾百家長到理大門外和警察理論, 要求解封;倘若真的是死了這麼多「手足」,為何又連一位家長也見不到?

回說羅伯,以香港今天人均壽命至少是80歲以上 ,是全球男女最長壽地區。 羅伯其實是早逝。他本來至少還有十多二十年的生命, 可以繼續自食其力,發光發熱,但卻因為黑暴而喪命。誠如羅伯長子所言:希望事件是仇恨的結束。 筆者誠摯希望香港能早日走出黑暴陰霾, 公義得以彰顯,殺害羅伯的兇手能早日繩之以法,以慰羅伯在天之靈。

發佈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