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 26 5 月 2020
首頁 / 觀點 / 講真D / 講真D|新冠疫情下的世界:變與不變(下)

講真D|新冠疫情下的世界:變與不變(下)

文/周德武

中國剛剛從新冠疫情的暴風眼中走出,歐美國家卻集體淪陷,第三世界迎來第三波只是時間問題。如果說中國早期的手忙腳亂很大程度上歸因於對病毒認知有限、科學工作者的判斷失誤(人傳人的可能性較低),那麼歐美國家出現如此重大死亡更多歸因於對新冠病毒的輕忽及一些領導人的誤導。 《波士頓環球報》3月30日的社論指稱,“許多苦難和死亡本可避免,特朗普總統的手上沾滿了鮮血”。

“活下來”是新冠大流行的底線思維。不僅對個體的生命,而且對中小企業而言都面臨生死考驗。瘟疫與戰爭相伴而行,瘟疫導致經濟停擺,經濟停擺激化社會矛盾,進而影響政權穩定,多米諾骨牌正在尋找新的落點。

新冠疫情對世界的狂轟亂炸不亞於一次戰爭,有人將其稱為“第三次世界大戰”,只不過交戰雙方不再是傳統的國與國血拼,而是整個人類與病毒之間的較量。

世界被病毒蹂躪得面目無非,美國露出了產業空心化的“阿喀琉斯之踵”,在如此重大危機面前,美國第一次拒絕充當全球領導者,國家治理能力、向世界提供公共產品的能力都受到前所未有的質疑。

美國角色之變並非始於新冠,但新冠疫情無疑加速了美國的蛻變。 《紐約時報》3月23日發表文章稱,“面對新冠危機,美國不再是一個慷慨的全球領導者”“我們會在10年之後說,這是中國崛起、美國衰落的時刻嗎?還是美國的地位會重新回升”?可悲的是,美國這一次第一時間居然站到了新冠病毒一邊,製造政治病毒,在大國之間播下仇恨的種子。

慘不忍睹的病毒大戰一次次告誡我們,唯有國際社會結成抗疫統一戰線,同步行動,人類才有與病毒和解的機會。科學家們早於政治家們意識到了這一點。著名艾滋病研究專家、雞尾酒療法創始人何大一最近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如果放任疫情一波一波地蔓延,然後啟動實施禁足令,保持社交距離,這樣做毫無意義,只會不斷拖長防控疫情的時間線。現在需要的是全球同步行動,仿效中國模式,那樣才能更早控制,才能挽救更多生命,也有助於人類恢復正常的經濟生活”。

科學家們的聲音能否被政治家們清晰地聽到令人存疑。從新冠疫情的一開始,科學讓位於政治的問題就很突出,科學家們成了政治人物展示“科學決策”的道具和擺設。美國傳染病研究所所長福奇經常站在特朗普一邊,多少次欲言又止。當記者們點名要福奇回答問題時,特朗普搶過話題,“這個問題我已經回答十五遍了”。美國著名學者克魯格曼在紐約時報(3月31日)撰文指出,”強硬右派的崛起及否定科學之風盛行,把美國變成了否定與死亡之國“。

新冠大流行究竟是壓死全球化的最後一根稻草還是更高層次全球化的起點,也是見仁見智。印度裔新加坡學者馬凱碩則認為,“新冠疫情不代表著全球化的結束,而是意味著美國為中心的全球化結束,以中國為中心的全球化開始”。把中國抬上這麼高位置我們也只能姑妄聽之。

美國放棄全球化之路說易行難。美國維持現有生活水準需要消耗全世界40%的資源,沒有了世界的支撐,無法想像美國會倒退到什麼狀態。

全球化是一種現象,也是一種政策,更是一種趨勢。作為趨勢的全球化不會因疫情而中斷,正像歷史上發生多次瘟疫,並沒有阻止全球化一樣,這一次也不會例外。從醫護人員的交流頻密可以看出,他們超越了國家之間的界限,實現了科學家的深層交流。人類歷史上,沒有一次大流行,集聚瞭如此多的科學家在藥物和疫苗方面集體攻關,這是全球化繼續推進的原動力,再一次說明科技是第一生產力的道理。隨著第四次科技革命的到來,全球化的科技推動力還會加速,這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

特朗普的退群及新孤立主義的政策傾向,決定了美國在可預見的未來不大可能推進多邊進程,無疑會拖慢全球化的進程,但美國的開放性不可能戛然而止。一是美元的國際化,二是債務的國際化,三是人才的國際化,四是市場的國際化,五是資源配置的國際化。疫情促使美國深刻反思供應鏈安全,一些產業的供應鏈重構勢在必行,尤其是涉及到國家安全的核心產品,加速回歸美國本土或盟友圈是大勢所趨。

美國視中國為頭號威脅是美國2017年12月檢討國家安全戰略得出的結論。 911之前美國有過激烈的爭論,911的發生促使美國將恐怖主義認定為頭號敵人。這一次新冠病毒的出現又把這個問題尖銳地推到美國人面前。

回望這三個月的抗疫過程,其實中美處於同一個戰壕,面臨同一個敵人,第一時間本可以對病毒形成群毆效應,結果卻讓這場戰“疫”變成了病毒與各國的擂台賽。美國起初隔岸觀火,甚至指望坐收“疫情紅利”,最後卻被新冠疫情反噬。

同樣的情形也發生在歐洲。當意大利向歐盟求援無門時,它是多麼絕望。儘管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後來向意大利委婉表達了歉意,但並沒有獲得意大利的原諒。不知道意大利如何與歐盟秋後算賬,但有一點可以肯定,歐盟的一體化在遭遇英國脫歐的打擊之後,抗疫不力將進一步動搖一些國家留在歐盟的信心。

繼意大利之後,西班牙、英國、法國和德國及其他國家紛紛被新冠病毒拿下,歐盟各國匆忙拉起了“吊橋”,但並不能阻止病毒的蔓延,整個歐洲正吞下各自為戰的苦果。

新冠病毒對中美關係的傷害也是顯而易見的。疫情本屬於公共衛生領域的問題,是國際政治中敏感度較低的議題,中美進行深度合作的障礙理應最小,但新冠疫情的暴發卻與中美關係呈現出反向運動的軌跡。

特朗普上台後,錯將中國作為頭號競爭對手,對華玩起了切割,搞對華技術脫鉤,豎立關稅高牆。在中國全力抗疫期間,美國採取背後捅刀的做法,在台灣、華為、驅逐中國新聞記者等問題上無限拉長兩國鬥爭的延長線。在冷戰思維的支配下,美肆意歪曲中國的抗疫之戰,中國的一舉一動被美國迅速解讀成意識形態之戰、兩大製度之爭,國家影響力之爭。

在美國失守之後,為轉移自身應對不力的批評,特朗普展開了一場甩鍋大戰,將矛頭直指中國。 “打敗中國病毒”與“打敗中國”在美國“政治正確”的語境之下成為同義詞。當中國援美物資不斷運往美國的時候,美主流媒體又在渲染“美國人的命運掌握在了中國手中“,污衊中國乘疫之危,大賺其錢。

4月4日,美國近百名官員及專家學者發表公開信,呼籲中美聯手合作抗疫,稱在“不需要犧牲美國價值觀、不需要寬恕中國處理危機的方式”的前提下與中國展開合作。公開信指責中國“持續缺乏透明度”,對特朗普政府抗疫不力所犯的錯誤隻字不提。這種呼籲少了一些真誠,多了一些固有的傲慢,其效果也大打折扣。

可以預料,中國成為西方世界應對不當的最大替罪羊不會因為中國的慷慨援助而一筆勾銷,相反隨著疫情的結束,這場政治清算、對華的敲打和妖魔化還會加碼,這恐怕是捍衛西方價值觀和政權合法性必走的一步。

本世紀以來的兩次重大危機都是深化中美關係的助推器,而這一次新冠疫情不僅沒有成為兩國關係的粘合劑,反而變成了分離加速器。一些學者感嘆,未來的中美關係前景,沒有樂觀派,只有悲觀派和極度悲觀派。

病毒之戰依然不見隧道盡頭的曙光,人類很可能進入“帶毒生存的新常態”。迄今為止的戰況讓我想起了一個寓言故事:天堂與地獄裡都放著熱騰騰的肉湯,人們手裡都拿著同樣的長柄湯匙,天堂中人們熱鬧非凡,而地獄裡的人們卻愁眉不展,差別僅在於相互幫助還是各自為戰。病毒給每一個國家出了同一道考題、難題,上半場掛科的國家實在太多。下半場大國能不能攜手合作,將決定未來幾十年世界的面貌。

美中作為世界上第一、二大經濟體,雙方之間實現何種形式的互動,將決定未來美中關係的底色。無論是從70年代的乒乓球還是疫情當下的口罩,中國都已釋放了足夠的善意,但美國高層釋放的信號依然是十分混亂和矛盾的。 C919大飛機發動機的放行與抬高華為芯片的銷售門檻同步實施,由此看來,美對華採取以競爭與打壓為主、輔以適度合作,將是美中關係的主軸。

發佈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