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 26 5 月 2020
首頁 / 觀點 / 來論 / 來論|反對派始終是反對派

來論|反對派始終是反對派

文/葉文斌

反對派始終是反對派,儘管他們可能都會有些建設,例如民主黨也會用「成功爭取」政府政策來當作他們的「政績」,但在工作比例上,我們總有個深刻印象是,反對派都是「攪事」、要「攬炒香港」、有破壞無建設。這些「第一印象」,除了是不同立場的政黨和傳媒為他們預設立場外,主要是反對派的行為已深深烙印在民眾心底裡去了。

在去年11月24日區議會選舉結果出爐後,有部分反對派議員隨即「上位」、「出位」,除了部分被喻為「小花」等美譽外,幾乎大多都是負面的。君不見佐敦有政治素人議員喜好奇特,不提高服務市民的質素,反愛聘請無學歷的助理,認為學歷比自己高的人會以自我為中心,連黃絲都覺得「投錯票」;君不見深水埗和東涌有議員將歧視視為核心價值,肆意「不歡迎」不同政見及對某政策有立場的居民求助,而將整份由不論黃藍市民貢獻的公帑作為議員薪津袋袋平安?君不見拿著「港獨」黑旗的反對派新任議員,天天遊行天天示威,等著被拘捕時媒體報道的「英雄一刻」?

有如傳染病一樣,「低智反對派病毒」的傳染力不亞於新冠肺炎。這病毒除了影響有立場的所謂「素人」,更大影響可見傳統反對派政黨。要列舉例子簡直易如反掌,先有民主黨黨員蔡先生打著反歧視旗號反被歧視,結果成為「前民主黨」黨員,多年付出「無功都有勞」,竟然無人挽留、無人曾嘗試挽留或無人有勇氣挽留;繼有民主黨涂議員「葡萄」工聯會「做到野」送藥予內地港人,反對政府找工聯會幫忙;再有民主黨區議會主席鄭女士知法犯法,在陽光法例下明目張膽轉載警員「起底」訊息,公然挑戰法律;再有新界朱議員為求政治目的不擇手段,阻止有需要人士包括老人家、孕婦及殘疾人士優先投票,說甚麼「長者等得唔企得」的「偉論」,企圖將扶弱措施政治化;更有披著羊皮的狼的大狀黨,道貌岸然,口說抗疫「身體最誠實」,由不是酒吧股東的陳議員,與40多人召開所謂股東大會,並以議員執行公務以圖「打橫行」,被政府反駁後仍「跌落地揦返拃沙」,說甚麼法律觀點不同、政府應該多解說云云。

過往的從政經驗、「和理非」等理念已忘記得一乾二淨,法治也是某些人「說了算」,只要高舉黃色旗幟,不論你是會考0分還是大狀,做政棍?立即變身就得。黃毒一旦感染,病入膏肓指日可待。當然我們可以期待疫苗出現,但遠水救不了近火,我們還是勤洗手,多用口罩搓手液防身更實際。最重要的是,防疫並不是一個人的事,選民登記5月2日才截止,我們應多教導身邊親朋好友防疫抗疫的方法,齊心抗疫,你我出力。

發佈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