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 7 7 月 2020
首頁 / Hot News / 講真D|別把駱惠寧的提醒當「耳邊風」﹗

講真D|別把駱惠寧的提醒當「耳邊風」﹗

文/馮煒光

香港中聯辧主任駱惠寧4月4日撰文,紀念基本法頒佈30周年。很多人看到下面這段,便認為駱主任要求特區政府為二十三條立法,但這不是駱主任要求的全部。請看原文:

「只有建立健全特别行政區维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强化相應的執法力量,堅決防範和遏制外部勢力干預香港事務和進行分裂、顛覆、滲透、破壞活動,才能確保香港長治久安。」

駱惠寧是要求「既立法(二十三條),又要有執行機制,有了機制,又要強化其執法力量」。駱惠寧原文是「法律制度」,是否只是二十三條;駱惠寧可能也想到現有《刑事罪行條例》內的反對「叛逆」、「煽動」、「煽惑警務人員離叛」、「侮辱中央人民政府」、「鼓動外國人以武力入侵」、「引起對司法的憎恨」的法律條文。故此才用上「制度」兩字。

那麼如何落實,筆者認為阻力主要不在黃絲,而在政府內部的政務主任(AdministrativeOfficer AO),尤其是回歸前入職現已身居高位的AO,他們最懂「形式主義」,去敷衍中央政府,而不會真正實踐駱惠寧要求的「履職擔當」。不信,且看下面例子。

近日香港電台女記者唐若韞在訪問世衞助理總幹事時,多番碰觸「一國」紅綫,港台的頂頭上司——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數日後才回應說「有違一個中國原則」「廣播處長梁家榮需對此負責」,這便完了。這算「履職」?這算「擔當」?全都不是﹗邱騰華只是在虛應故事,沒有任何實質行動。唐若韞和梁家榮毫髮無損,繼續享用公務員薪俸。當愛國市民因為黑暴和疫情而哀鴻遍野時,唐和梁繼續有糧出,而且是高薪。邱騰華的做法便是AO最喜歡的「形式主義」。邱完全可以在聲明內「要求梁家榮限時處理唐若韞,否則不排除辭退梁」,但他有這樣說嗎?

明眼的黃營立即心領神會,群起而「攻」邱騰華,又說他擬以「港台的人頭來為仕途鋪路」。這又是另一番「虛應故事」,因為黃營完全參透邱騰華聲明中的意思:「我作為官員不發聲敷衍中央不行,但我不會動真格;風頭過了,大家可以再次觸碰紅綫,反正不會打爛大家飯碗」。於是黃絲輿論及港台工會立即和邱局長合演一場「批鬥戲」。邱局長可以對駱惠寧說:「我給人罵得很慘呢﹗形格勢禁,我只能做到這一步﹗盡力了﹗」

回到二十三條,同樣是AO出身的特首不也是在虛應故事嗎?甚麼「創造條件」,這其實是「無限期擱置」的修辭。我不會不做,不過我一直在等有「條件」才做,但甚麼是「條件」,對不起,我答不到你,駱主任,慢慢等吧。

為何AO們會在事關中央的事情上這樣拖沓,筆者認為是因為兩個人:田北俊和孟晚舟。田在2003年二十三條臨門一腳的事,大家清楚,但中央出於寬厚,仍然讓田當了11年(由2003-2014年)全國政協委員,如果不是田在「佔中」的風口浪尖時提出要時任特首梁振英考慮辭職,田還可能繼續當全國政協委員。孟晚舟呢,她得失的不是中央政府,而是因為華為5G太成功而令美國人不爽;那問題大了,美國立即抓住她過境加拿大的機會,扣押起來,還要鎖上手銬腳鐐,極盡侮辱之能事。到今天加拿大疫情嚴重,孟女士想回深圳避疫也不行呢。

更令AO們喪膽的還有個「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這也是為何全由AO出任的民政事務專員/選舉主任在去年1124,沒有一個肯DQ「港獨」參選人的原因。唯一一宗DQ也是原選舉主任突然「病」了,由別區頂上的選舉主任來做「丑人」的。何解?因為黃之鋒早在選舉報名時便把各區民政專員/選舉主任(AO)名字交給了美國政府。有這把達摩克利斯之劍高懸,資深AO們會幫國家做事?

自以為「天子門生」的資深AO們心底雪亮:得失中央,還有機會當10年以上全國政協;得失美國,連過境加拿大也拉你。不要忘記這些回歸前由英國人訓練的AO,極度心儀英語文化,隨時在英國置業,喜歡去「五眼聯盟」國家度假,又或者其子女又或其兄弟姊妹會在這些英語國家置業或退休。因為維護國家安全,維護「一個中國」而連累自己或子女或家人被美國盯上,怎麼算都是自己「蝕底」﹗不要忘記美國人最想抓的其實不是孟女士而是任正非,但任先生聰明,不出國可也。然而你叫AO們不出國門,度假時去中國東北、新疆、西藏、香格里拉、青海湖、西雙版納;去感受不說英語的祖國壯麗山河,AO們「睬你都儍」。不信,駱惠寧不妨聯絡邊防,看看過去5年有多少資深AO自掏腰包度假時是回去內地?嘴上說得漂亮,見到國家主席時「狀甚興奮」,但自掏腰包時才最誠實﹗

緃使立了法,還要有機制落實,無錢無人如何維護國家安全?死抱英殖民地者留下的憲制傳統的AO們又可以慢慢拖沓,製造機會讓緃暴派議員拖死相關人事編制和預算,令二十三條變成有法可依,但無人執法,更不要說駱惠寧要求的「強化執法力量」。這方面筆者前幾天已另行撰文,不贅。

由於資深AO怕美國而不服中央(AO只崇拜說英語的),駱惠寧的再次苦口婆心,可能又像「履職擔當」的提醒一樣,只是AO們的「耳邊風」。然而時移勢易,田先生的案例會否重演,筆者存疑?邱局長等資深AO的「虛應故事」,曾任兩省地方大員的駱惠寧是否不察覺,筆者更存疑﹗(作者為香港特區政府前新聞統籌專員)

 

發佈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