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 6 6 月 2020
首頁 / 基本法30周年 / 基本法30周年 | 廉希聖:基本法保障香港長期繁榮穩定

基本法30周年 | 廉希聖:基本法保障香港長期繁榮穩定

 

基本法是什麼工具?原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會秘書處法律專家組成員、中國政法大學教授廉希聖接受大公報獨家專訪時指出,基本法實現了香港回歸的平穩過渡與國家統一,保障了香港的長期繁榮與穩定,基本實現立法初衷與原意。廉希聖強調,中央對香港基本法有解釋權和修改權,但基本法並無「硬傷」,當前沒有修改的必要。他還表示,中央高度重視香港問題,絕對不會坐視不理,相信香港一定會盡快恢復秩序,回到正軌。

廉希聖總結基本法在香港實施時表示,基本法保障香港回歸的平穩過渡,實現國家統一,恢復國家行使主權,維護特區安全,又保證香港繁榮穩定。他說:「基本法在香港實施過程中,基本保持了香港的繁榮穩定,至少有很長一段時間,香港的繁榮穩定是有目共睹,毋庸置疑的,基本實現了它的立法原意。」

起草時充分體現「港人治港」

廉希聖指出,對於近幾年香港社會出現的亂象,基本法實施過程中出現問題的原因是複雜且多面的。有的是由於不能全面準確了解基本法的內容和立法原意,在理解上出現偏差;有的是套用別國的法律制度及法律觀點來理解基本法的內容,比如終審法院此前曾用普通法觀點去理解基本法,做出錯誤判決,全國人大也因此作出解釋;還有的則是基於政治上的考量,有意製造憲政秩序混亂。

「我們只有對產生問題的原因做出理性的分析判斷,才能找出有針對性的解決辦法。在香港一些人將不同原因所產生的問題都一概歸結為是基本法本身的問題,這無助於問題的解決。」廉希聖強調。

廉希聖坦言,現在回頭看,三十多年前的基本法起草過程中確實有一些問題想得比較簡單,對一些問題的預見性不夠。「比如說關於審判權、司法權,都沒有考慮充分,以終審權為例,當時英國也並未將終審權交給香港。起草基本法的時候,主要考慮要充分體現『港人治港』,維持香港法律制度的延續性,將終審權交與香港。結果後期出現一些問題,前段時間還有警察抓人法官放人的事情發生。」

中央有權解釋及修改

香港亂局該如何應對?廉希聖說,當前社會上有幾種說法,第一種是「出動駐軍」。「這一點從法律支持上完全沒有問題,基本法有充分的法律依據,但是需行政長官提出請求。就我看,特區政府和中央應該都認為當前香港局勢尚且沒有出動駐軍的必要。」

第二種說法是「讓香港徹底亂下去,亂到底中央再出手整治」。對此,廉希聖說:「在我看來,中央絕不會任由香港亂下去,這損害的都是香港同胞的利益,畢竟大家都是一家人。」

最後一種說法就是有人提出要修改基本法。「修改基本法是非常困難的,甚至比修改憲法難,很多程序都不大容易通過。」廉希聖表示,「最重要的是,我覺得基本法沒有導致它必須修改的『硬傷』,修改基本法現在看也沒有這個必要。當然,不是說不能修改,關於香港基本法的解釋權和修改權都在中央,中央完全可以提出修改,只是現在還沒有這個必要。」

這位法學權威指出,中央高度重視香港問題,絕對不會坐視不理,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的一些決定都是針對香港時事所定。「慢慢來,相信香港一定會盡快恢復秩序,回到正軌。」

憲法效力高於基本法 主從分明

提到憲法和基本法的關係,廉希聖重申,談基本法必須先談憲法,基本法是憲法的子法,不能脫離憲法來理解基本法,更不能把基本法理解為與憲法無關的獨立法律。「一國」原則和國家觀念是確保憲法、基本法在香港實施的基本。

他指出,香港過去有人說基本法是「小憲法」是不對的,一個國家只能有一部憲法。其次,憲法的效力高於基本法,對基本法的理解和解釋必須放在憲法的框架當中,要用憲法的基本制度來規範對基本法的理解,比如中央跟特區的關係。第三,憲法的內容通過基本法在特別行政區來實施,憲法如果沒有通過基本法加以明確規範,就不在特區實施,比如說社會主義制度,人民民主專政的制度。

廉希聖憶述,基本法起草時,香港就曾有人要求列明憲法在香港適用條款的清單,還有人甚至提出四角理論,稱要在基本法的四個角內談憲法。「可笑,簡直就是完全顛倒關係。當時,香港很多人是擔心和害怕憲法。現在,則是很多人不認憲法,只認基本法,這都是不對的。」

發佈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