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 27 9 月 2020
首頁 / 編輯推介 / 講真D|香港好在仲有鄧炳強﹗

講真D|香港好在仲有鄧炳強﹗

文/馮煒光

 

一個組織的頭頭是至關重要的,鄧炳強統領香港警隊便是很好的例子。近日鄧炳強處長接受屈穎妍和高志森專訪,完美示範了在高位者接受採訪的公關技巧,不讓黃絲「有位入」,值得點讚。

從《點新聞》發表的《抗暴》一節視頻所見,高志森導演問鄧處長是否認同「沒有解放軍介入下,警隊以常規力量在做非常規動員」,鄧處長沒有接過「非常規動員」等敏感詞,而是用「未出現過的挑戰」「在這麼大的挑戰下,迎難而上,同事們為香港的治安盡了最大的努力」,既正面回答了問題,又不給黃絲抓辮子。屈小姐接著提出「恐佈主義」,「裝備上和執法者心態會否有改變」,鄧處長的位置不宜隨便為黑暴定性,亦不宜涉及執法者心態,以免節外生枝;回答時沒有用這個名詞,直接轉入「改善保護裝備」去,並提出「有同事被人割頸」「有同事被淋腐蝕性液體」,顯示出處長時刻不忘前綫警員的艱難。在高導接著問「如何改善裝備」,鄧處長回應「不會在裝備上」作競賽,而是提出「情報、戰術和策略上各方配合去應對」,巧妙地告訴黃絲立法會議員窒礙警隊改善裝備,不會影響警隊抗暴。在回答高導香港「不安全」時,鄧處長回應「會對市民關注事項加強執法,例如交通執法」,並指出「要拿去暴力份子自己加給自己的光環」,「無論藉口如何,犯法便是犯法」,呼籲市民一起來譴責。筆者對此深表認同,過去半年,黑暴之所以能橫行,和輿論上尤其百分百以公帑營運的「香港電台」不斷美化暴力,刻意醜化警隊,甚有關係。反黑暴輿論戰上,例如揭破所謂「有逾200示威者人間蒸發」、「831太子站死人」等謊言,各方仍須努力。

在《領軍》一節,鄧處長在回應屈小姐有關「鷹派警務處長」時,鄧以「管理很難用甚麼門派」「個人比較務實」,巧妙地不用「鷹」這個詞,以免給黃絲傳媒「入位」。鄧又以一個直呼其名字「像大學生的年輕人」作例子,鄧說見到該年輕人的背影時,感覺只要「不用暴力」,能「和而不同」,「下一代都係有希望」。這幾句很好,筆者建議警察公共關係科不妨把這段剪出來,在社交媒體播放及點出精句,讓下一代知道「一哥」對下一代整體評價正面。鄧處長在回應屈小姐如何體會同事感受時,強調自己也「來自於基層」「經常去茶餐廳」,予市民親近,貼地的感覺。在提到管理警隊時,鄧用「齊上齊落」「最辛苦的工作也希望和同事們一起做」,相信前綫警員會感到窩心。

在《抗疫》一節,除了大家都知道的「保護檢疫中心」「追緝不遵守家居隔離人士」「超級電腦」等,鄧提到大家不留意的「抗疫專隊」,人數逾200人,除了在「關口協助隔離人士戴手帶」,甚至「去醫院洗衣房幫忙摺衣服」。香港警隊退役的,現役的,都在抗疫前綫,令人動容。

鄧處長的訪問,充分顯示其睿智和自信。鄧的奮鬥故事,也很勵志,1987年中文大學畢業便考入警隊當督察,30多年不斷擢升至「一哥」。除了鄧的努力,也和九七回歸有關,否則英國人治下又怎可能讓中國人當「一哥」?說到英治,1980年代只有兩間大學,香港大學畢業生很喜歡去考政務主任(AO),中文大學的則被港英視為稍遜,能被揀選當AO的較少。當時也有不少港大生自詡高人(中大)一等。倘若他們今天願意細看鄧處長的專訪,一定會汗顏﹗在香港前所未有的挑戰下,作為最重要治安力量的頭頭,能這樣禮貌而堅定地作專訪,從容而又不讓對家「有位入」,又有多少自詡精英的80年代港大生能做到?

(作者為特區前新聞統籌專員)

發佈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