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 17 9 月 2021
首頁 / 編輯推介 / 講真D|美宣布進入緊急狀態能救得了特朗普嗎?

講真D|美宣布進入緊急狀態能救得了特朗普嗎?

文/周德武

當地時間3月13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宣佈“國家緊急狀態”,應對新冠肺炎疫情 ( 中新社)

 

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歐洲主要大國淪陷,特朗普於北京時間3月14日凌晨三點宣布,美國進入“全國緊急狀態”,凸顯新冠疫情的極端嚴重性。

這兩天,網上最火爆的段子莫過於美國今年大選不用選了,看誰能熬過這次“大流行”,誰就可以當選下屆總統。畢竟美國總統候選人都是七、八十歲的老人,屬於易感人群,尤其是特朗普還是確診患者的“密切接觸者”。另一個段子是,若11月份大選之前,美國正副總統出了狀況,按照美國憲法順位繼承的原則,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就可以直接當幾個月總統了,希拉里和沃倫也不用鬱悶,第一個女總統用不著再等下一個四年。雖然這是民間段子,但透出了疫情與選情的複雜關係。只有解決了疫情,才有特朗普的選情,這無疑是大選之年的最大意外。可以肯定,疫情若處理不好,不僅對美國造成重大政治衝擊,而且會對世界產生具有格局性的影響,威力不亞於911和2008年金融危機。

昨天晚上最折騰人的新聞莫過於巴西總統博索納羅的健康狀況。英國鏡報首先報導博索納羅中招,中國幾大主流網站紛紛轉載,全中國的網民密切關注。令我奇怪的是,神通廣大的CNN 在第一時間出奇安靜,美國主要報章也沒有動靜,關鍵是美國股市還在大漲。就目前的美巴關係而言,特朗普與博索納羅“心心相印”,在氣候變化、民粹主義的認知方面彼此驚人相似,博索納羅有“巴西特朗普”之稱,兩家的第二代小特朗普與小博索納羅私交甚篤。這麼大的事,在美國沒有不透風的牆,若博索納羅染病的消息屬實,美國股市豈能沒有負面反應且還在大漲?果不其然,兩個小時後,博索納羅的兒子直斥媒體造謠,他的父親檢測是陰性。一會兒說是陽性,一會兒說是陰性,把好端端的巴西總統整成了“陰陽人“。

無論是政要還是社會名流中招,都是這段時間的熱門話題。無情的病毒對人類實行無差別攻擊。名人佔有更多的公共資源,受到更多特殊的保護,他們尚且不保,更遑論普通百姓。任何輕視病毒傳播的行為都要付出慘重的代價。

上周博索納羅與特朗普在佛羅里達的海湖莊園會晤。博的新聞秘書回國後就檢測出新冠陽性。人們對博索納羅的健康自然多了一份擔憂,對特朗普是否中招也多了一份懷疑。按照中國“密切接觸者”的行動指南,美國正、副總統都屬於隔離對象。在媒體的多次追問之下,特朗普雖表示不拒絕檢測,但目前沒有症狀,不考慮進行檢測。不過話說回來,總統的健康屬於國家機密,是否檢測其實知密面較小,所以接下來對特朗普健康的猜測至少在這十四天不會消失。

特朗普對新冠疫情的輕慢遭到許多人的詬病。上至總統、國務卿、國家安全事務助理,中至兩黨部分議員,下至一些反華人士對中國展開了甩鍋大戰,把自己應對不力的責任甩給中國,認為武漢最初的疫情不透明,讓美國失去兩個月的寶貴時間。

如果說一些人還對武漢吹哨者事件耿耿於懷的話,那麼中國在過去五十天裡扮演了全世界吹哨者的角色,不僅是在吹哨,簡直是用大喇叭廣播,用視頻向世界直播,但國際社會還是按部就班,這一次又該譴責誰?世衛組織直斥許多國家的“不作為“,讓中國爭取的寶貴時間給白白耽誤了。

在美國資本市場壓力和民眾的強力呼籲之下,特朗普被迫宣布“美國進入緊急狀態”,總統動用500億美元基金用於防疫,擴大對衛生部長阿扎的授權,改變醫院接收病人的方式和住院時間規定。特朗普還宣布通過一項公私合營計劃,提供足量檢測試劑,擴大新冠病毒檢測力,確保普通百姓也可以進行檢測。美眾議院本週末將緊急審議《新冠病毒應對法案》,就無薪休假作出規定,幫助被裁人員渡過困難時期,增加對兒童、老年人的食品援助等。

特朗普應對疫情不力,無疑成為總統執政的敗筆,也給民主黨翻盤帶來了新希望。在過去三年間,特朗普給美國經濟帶來了新的刺激計劃,百姓的財富效應也極大釋放了民眾消費熱情,成為特朗普大吹特吹的資本。但在病毒面前,光靠吹牛是不行的,還得有實實在在的防疫行動。不斷增加的確診人數揭開了美國防疫的巨大漏洞。美國副總統終於承認“美國沒有足夠的檢測試劑盒”,美國國家過敏症和傳染病研究中心主任福奇承認,“美國應急系統是失敗的”。有人開玩笑說,世界上所有國家都害怕美國,只有病毒天不怕、地不怕,把特朗普的信心打趴下,讓一向自戀、自信的特朗普不得不在病毒面前低了頭。

按鍾南山教授的說法,美國的死亡率達到了3%,應該說有相當一部分人感染了病毒沒被發現,分母變小了,分子也就自然變大了。隨著檢測能力的提高,美國的感染人數也會大幅度增加,這對特朗普的支持率是一大考驗,對美國各大商場的貨架更是一大考驗。

向中國甩鍋、尋找替罪羊的做法無益於美國的抗疫努力,只有直面美國存在的防疫漏洞並著手加以改進才是正道、王道。拋開中國的硬核做法不談,其實在發達國家,應對新冠疫情也有不少差異。譬如澳大利亞這一次的反應就比美國快得多。原因是莫里森政府在去年夏天應對火災不力,森林大火燒了四個多月,不僅讓莫里森差點地位不保,而且還把南極洲的氣溫推到20攝氏度的歷史新高。吃一塹長一智,莫里森政府這一次算是學乖了。難怪湯姆.漢克斯夫婦感嘆,幸虧他們來到了澳大利亞,否則新冠檢測不會那麼及時。

意大利與美國都是最早向中國封關的國家,但封關並非萬事大吉,儘早檢測診斷,及時追踪密切接觸者至關重要。但在尊重隱私的旗號之下,這些問題在西方變得十分敏感。難怪英國、瑞典等國干脆採取“投降”政策,通過大規模感染的做法,即“達爾文主義”的自然進化與淘汰,讓強壯者獲得免疫能力。英國首相約翰遜呼籲民眾做好失去親人的準備。英國專家估計,英國很有可能有數十萬人將失去生命。德國總理默克爾告訴德國民眾,估計全國將有60%以上的人感染。在生命權與自由遷徙權方面,他們似選擇了後者。這是民眾的選擇,還是民主體制應對不了突發事件而作出的無奈選擇?歷史將作出公正的評價。

中國體制獨一無二。不是世界不想抄作業,而是各國的國情不同、“體質”差異,面臨著嚴重的水土不服。越來越多的國家在新冠病毒面前不得不放棄抵抗,這恐怕是今後面臨的殘酷現實。帶“毒“生存是大概率的事,做好自身防護,看緊國門,在國民工業體系最完整的中國實行相對安全的閉環運作,是短期唯一可行的辦法。而國際社會攜手加快研製抗病毒藥物及疫苗,是打敗新冠病毒的最根本途徑。把七國集團首腦會議及20個集團視頻峰會儘早開起來,是很多人的共同期待。在無形病毒面前建高牆的想法不是長久之計。躲得了初一,逃不過十五;即使僥倖逃脫,也會栽倒在清明。

發佈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