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 12 8 月 2020
首頁 / 觀點 / 講真D / 講真D|方仲賢「篤爆」台灣是修例風波黑手

講真D|方仲賢「篤爆」台灣是修例風波黑手

文/馮煒光

都說「一石擊起千重浪」, 浸大學生會會長方仲賢因為台灣不肯立「難民法」接收方同學口中的「義士」,憤而為文批評台灣領導人蔡英文吃香港修例風波的「人血饅頭」。此事引起台方強力反彈,「引起軒然大波」(大專同學們用語),方同學旋即向台灣道歉。本來事情應告一段落。可能是台方有人認為還不夠, 又或者是隨方同學赴台的「香港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錯判,竟然在 Facebook再貼一文,向台方表示感謝,並清楚點出那些台灣組織曾幫助過他們,哪些曾指導過他們,令人「大開眼界」。

「感謝各台灣組織如台權會、邊青丶基進丶陸委會等持續關注香港人士半年以來的努力及無私的付出。」這是同學們的Facebook貼文說的。雖然沒有具體地說這些組織如何「無私的付出」,但感激之情,直透紙背。相信台權會、邊青、基進和陸委會的「付出」,一定不少,否則怎稱得上「無私」?

至於台灣如何和香港的修例風波互動,同學們也毫不吝嗇地為我們娓娓道來:「香港人在六月以來的抗爭並未停止,同時台灣對香港人的支援有增無減,自六月起大力以行動支持香港運動,不論是遠道以螞蟻搬家形式運送物資來港,一夜間為港人籌募大量頭盔。」怪不得每次有黑暴衝擊,他們的頭盔都是一式一樣,看上去仿如「制服」,原來有台方「一夜間為港人籌募大量頭盔」。同學們沒有說在甚麼時候的「一夜間」,但要在「一夜間」,看來同學們當時是急需頭盔。香港警方不妨排查一下。筆者奇怪的是台灣和香港一衣帶水,究竟在「一夜間」籌募的「大量頭盔」是如何運來香港?抑或早已有台方人員在香港,然後以金錢來為同學們「一夜間」去籌募?縱使有錢了,供應商又會是誰呢?

同學們又提到「遠道以螞蟻搬家形式運送物資來港」,究竟有多少台灣同胞在過去 6 個月這樣做了?或許香港入境處和海關要嚴查一下。筆者愛好歷史,或許日後書寫香港歷史的人,要去訪問這批「香港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的同學們,讓他們口述一下,更細緻地指出台方是如何介入香港這次修例風波。

更令筆者大開眼界的是,同學們在這個帖文內又點出另一個台方組織——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ormasan Association For Public Affairs)。這個組織,用同學們的原話說:「是我們學界代表團一直模仿的對象。」同學們更點出FAPA的往績,說這組織「從1982年開始已經在海外連結強大的台灣人離散族群,爭取國際支援,聲援台灣。FAPA的模式實為開拓民間外交的先河。」 這還不夠,同學們索性直接點出 FAPA 在哪些方面「指導」過他們。「我們尤其感謝FAPA一直對我們的指導,令我們早前可以在美國進行有關《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遊説工作。」呵呵﹗原來在美國進行得如火如荼,聲勢不弱的遊說活動是有台方身影,不單是協助,而是「指導」!

同學們這篇帖文,不論從現實政治抑或將來的歷史研究,實在十分重要:

1)它清楚點出台灣如何協助(大量頭盔), 而且效率奇高(一夜間)。

2)它清楚點出台灣的協助力度,「香港人在六月以來的抗爭並未停止,同時台灣對香港人的支援」是「有增無減」的力度。台灣為了反修例,似乎下了血本。

3) 它清楚點出近日港人在美國的有關《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遊說工作, 台方誰在作指導。(FAPA)

4)它清楚點出台方多間團體與香港的反修例學生「多方」溝通。「同時學界代表團過去半年跟台灣多方團體一直溝通和合作,能得到它們善意的幫忙」。

5)這帖文顯示了香港這幫反修例學生,「珍惜(台灣)每個組織不論大小的支援,同時期待未來的合作和交流。」這也可能因為過去6個月台方的協助是「有增無減」,故同學們珍之重之。

今次帖文告訴大家香港的修例風波絕不是純粹的香港社會運動,而是和台灣的大選掛了鈎,或至少是和台灣的綠營掛了鈎,而且同學們十分重視和台灣關係:否則同學們在罵港人吃「人血饅頭」家常便飯,愛罵誰便罵誰,為何涉及台灣就要連發兩文道歉?

儘管有人指出這篇帖文有白字等瑕疵,但作為我們一窺台灣在香港修例風波背後推波助瀾的資料,還是很有意思的。筆者很想知道,同學們口中的台灣「滴水之恩」,究竟有否涉及金錢直接資助,以至有否落到每位同學手上。歷史告訴我們,要知道一場政治運動的真正身影,「錢的流向」是十分重要的。大家還記得當年黃台仰被捕時在他家中搜出50萬港元現金(全是新簇簇的千元港幣)以及大量「偉哥」嗎?

(作者為前香港政府新聞統籌專員)

發佈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