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 15 4 月 2021
首頁 / 觀點 / 屈穎妍:我們都是被代表

屈穎妍:我們都是被代表

一句「遍地開花」,反逃犯條例修訂的學校聯署,一夜之間,幾何級數地增加。

雨後能生出春筍,當然是因為,下了雨,有水分。

三日前反對派呼籲學界搞聯署,第一天只得23間大學大專及中學有回響,翌日,忽然飆升至118間,第三天已達261間,截稿前數目已超過320了,以全港472間本地中學來計算,已超過三分二學校加入聯署反逃犯條例之列。

然而,這是否代表全香港學界三分二人都反這條例?不見得。我先以自己的親身經驗作例,看這次聯署如何造假。

聯署的第一天,網媒《港人講地》收到中大校友傳來電郵,說收到一個叫「屈穎妍」的反逃犯條例簽名,不過因這個屈穎妍填寫的電郵地址不是個人電郵,故特來訊息核對一下。原來,有人冒用我的名字在中大校友群組聯署,因簽名時需要填寫電郵資料,冒認者沒我的個人資料,於是隨便填了《港人講地》的電郵地址,如果不是系統來郵核對,我就糊裏糊塗「被簽名」了。

昨天,保良局羅氏基金中學校長陳榮光於學校早會時宣布:因為有學生發起反逃犯條例聯署,聯署中人被冒認,行為屬偽造虛假文書,故已報警處理。

同日,有位羅先生向樂善堂梁銶琚書院發出澄清,說發現自己的名字在聯署名單內,羅先生重申,自己從未參與過任何聯署,看來又是一宗「被簽名」的個案。

翻查那三百多個校友聯署的學校名單,發現一個特別的名字: 「匡智翠林晨崗學校」,這所位於將軍澳翠林邨的特殊學校,服務對象是輕度智障兒童,我奇怪,輕度智障的學生或校友,對複雜的逃犯條例能理解多少?

遍地要開花,需要的是大量水分。今次反對派以學校招牌、以團體、以組織來搞聯署,是一招輸人不輸陣的巧取。為什麼呢?如果搞個人聯署,一個人就得一個名;但如今用團體為單位,那就好辦了。一個人,唸過一間幼稚園一間小學一間中學一間大學,他就可以在四個不同群組簽一次名,如果,他是記者,又可以在記協聯署下多簽一個,這記者在香港電台工作,他又可在香港電台職員工會聯署下再簽,然後他家有孩子在學,於是又以家長身份多簽一個……

學校之外,有些聯署的招牌騎呢得令人發笑,譬如有:全港九新界離島師奶大聯盟、香港學生家長、澳洲港人、大埔區居民、各界航拍、運動愛好者、動漫遊戲同人界、保險界……務求做到漁翁撒網,人人有份。

已有一些學校校友會提出質疑,沒經過校友會討論及批准的校友聯署,到底代表誰?一、兩個校友就騎劫整間學校的師生及千千萬萬校友,這叫民主?這是欺世、更是盜名。

如果有人拿學校的名字四出招搖撞騙,學校理應第一時間報警,至少也該出個嚴正聲明劃清界線。如果有人覺得被代表甚至真的被聯署,一定要向盜賊大聲說不。

在此懇請各位教育工作者挺身而出,不是為了逃犯條例,而是為了保護學生、守護校園,別讓政治髒水再來污染我們的孩子。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